紅酒裡有雲呢拿味?

要知道 誰懂得喝葡萄酒很難。我自問不是喝葡萄酒的專家,對波爾多的地區不甚了了,一直都搞不清楚Saint-Émilion 跟Pauillac 哪一個在左岸、哪一個在右岸。無知是福,差不多每一次都只點紐西蘭Central Otago 的Pinot noir,同樣價錢的差不多一定比布根地的Pinot noir 好。

但要發現誰不懂得喝葡萄酒卻要充內行的話,也未嘗沒有辦法。

內地暴發戶喜歡用82年Lafite 溝七喜已經見怪不怪,還要大口大口的喝,每次乾杯都要一滴不剩。更甚者要把酒瓶放在桌子上當眼處、招紙向外對著餐廳的大門,好讓所有人知道他們如何花兩萬塊把一瓶好酒毁掉。

香港人則喜愛把酒拿在手裡先大談特談十五分鐘,但其實除了跟著Robert Parker的天書去買酒以外,便完全不懂選擇葡萄酒。

而其中最令人啼笑皆非的,則非香草人莫屬。香草人最喜愛盛讚紅酒內的香草(雲呢拿)味,不知就裡的還恐怕以為香草人在吃雪糕。但這香草味不易解釋,且讓我點起琉璃燈把背後的故事慢慢道來。

葡萄酒裡的香草味,並不是從葡萄來。當葡萄酒放進木桶陳年時,慢慢產生的化學作用,跟酒混和後便變成一種近似香草的味道。有些釀酒師更會要求製作酒桶時把桶內燒燻,用以釀製出味道更複雜的葡萄酒。

但 釀酒用木桶所費不菲,一個傳統法國製長柄櫟木標準酒桶大概要六百美元。而更重要的是,上述的化學作用只在第一年產生最大的作用。到第二年開始陳年第二輪葡 萄酒時,大概只剩下三成的效果。從第三年開始,那酒桶就只是一個普通的容器而已。所以當你看見酒瓶的標籤上註明經過法國或美國酒桶陳年時,尚且不要高興得 太早。那可能是已經用了數年的舊酒桶。如果你遇著每年都使用新酒桶陳年的一級酒莊,他們也不會蠢得到不把這個也寫下來吧?

但為甚麼仍然有這麼多一般餐用葡萄酒充滿著濃郁的香草味呢?因為除了木桶外,酒莊還可以使出蠱惑招數:陳年時把木板、木塊或者木屑放進酒內。這些不入流的造酒方法原屬於new world的專利,但自從2006年歐盟把這加工過程合法化後,便越來越多歐洲的酒莊開始使用。

偏方終歸是偏方,壞處在哪裡呢?

其實香草人已經給了我們答案:葡萄酒原有的味道大多會被這些強加的香草味所蓋過。甚麼都嚐不到,就只剩下香草味。

tl;dr – 紅酒有香草味不等於好紅酒。

 

去他的Tom Collins

(警告:酗酒危害健康)

就 在我剛進社會工作的第一年,少不免會有跟老外喝酒應酬的場合。你猜我點的都是甚麼?對,Tom Collins。為甚麼?我也不知道,大概就是因為各大小酒吧跟餐廳的drink menu都有Tom Collins吧。我最後一次點Tom Collins的時候,我還記得我那澳洲的同事如何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光盯著我,就像在暗罵:「你在他媽的點甚麼鬼東西?」

對,酒量不佳也罷了,但懂得點酒也是一門學問。

哥 兒們,任何時候心裡都想好一款想點的雞尾酒。我的個人喜好是Jack Daniel’s & Coke。在酒吧和餐廳一樣,一伙兒應該把要點的酒全告訴一個人,然後讓那人跟侍應或酒保落單。請不要別人落單時你自己一個把Drink Menu翻十五分鐘,讓侍應回來只為了你點一個飲料。天,你有看過James Bond要翻Drink Menu嗎?隨時隨地都知道自己愛喝甚麼酒,那是自信的表現。而且你亦可以盡快跟身邊的女生展開話題,而不是一直跟侍應研究荔枝味還是蘋果味的 Martini好喝。

而選以下的雞尾酒時需要注意:

  • Long Island Iced Tea:不要被它的名字跟味道蒙騙了。這雞尾酒標準製法以四種烈酒(Gin, Rum, Vodka, Tequila)調製,有些地方甚至會用七種不同的烈酒。當每個人都想下班喝個啤酒輕鬆一下的時候,你點一個長島冰茶來解渴的話,大概可以吸引到全場詫異 的目光。
  • Bloody Mary:雞尾酒的名氣中它算是數一數二,但在酒吧中誰喝血腥瑪麗就知道誰是第一次來賣醉。血腥瑪麗中除了酒以外還有蕃茄汁、鹽、喼汁、黑楜椒、檸檬片、 Tabasco等,大概廚房可以找得到的醬料都可以放進去。為甚麼?因為它主要是在大清早用來治宿醉的,而並不是要你在眾人寬懷暢飲時反思你人生的甜酸苦 辣。
  • Manhattan/Tequila Sunrise/Pink lady/Sex on the Beach/Cosmopolitan/Orgasm :這些雞尾酒的顏色、味道或者名字等都會令人傾向認為這是供女士享用的。
  • VS/VSOP /XO:分別代表Very Special/Very Supior Old Pale/Extra Old 三種不同存放年期級別的干邑白蘭地。如果你是Baby Boomer 的話,干邑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要是你是Generation Y 的話……
  • House Wine:點House wine 的人通常都是因為不知道要怎麼點葡萄酒。餐廳也知道這個事實,所以買House wine 時唯一的條件通常都是價錢夠便宜。而且有人開了一瓶House wine 喝不完的話,餐廳是會收起倒給其他客人的。很噁心吧?但真人真事,差不多每一家餐廳都會。

有甚麼大路而安全的選擇?

  • Whiskey Coke:要是不想酒吧給你一些廉價威士忌的話,可以點Bourbon Coke或者跟我一樣,指定要某一牌子的whiskey(如Jack Daniel’s & Coke,Jim Beam & Coke)。
  • Gin Tonic:同樣道理,你也可以點Sapphire and Tonic或者Hendrick’s and Tonic。但切記London Dry Gin跟倫敦並沒有關係,現在只成為主流琴酒製法的一個統稱。
  • Vodka Lime (Soda):如果是凌晨時分而你又睡意正濃的話,Vodka Redbull 也是不錯的選擇。
  • Whiskey on the rocks:純威士忌加冰,但也是常見的選擇。通常都要指定某牌子(e.g. The Macallan),或至少指定要Bourbon或者Scotch。Singled malted 的又通常比較純。當然酒量不佳的話就不要點。
  • 紐西蘭的Sauvignon blanc:由於紐西蘭大量生產Sauvignon blanc,所以到哪裡點的酒質素上相差不大。而且白酒本身可以配雞、魚、芝士,Sauvignon blanc 則更加可以配刺身跟壽司,所以算是非常保險的選擇。

不喜歡以上的選擇?這個星期六就到附近的酒吧找一款你喜歡的酒。對,這裡教你的不是喝酒品味,僅是喝酒的禮儀。
P.S.:拜託,千萬不要用裝出來的英式口音點”Dry martini, shaken, not stirred”。 我聽見會噴飯的。

tl;dr – 不要亂點酒。選一款自己喜愛的雞尾酒作首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