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巾與香水

說了太多題外話,現在讓我們回歸基本,長話短說。

有時候,要讓女生另眼相看,並不一定要花錢買一套Armani 的西裝或者一隻IWC 的手錶。殘忍一點說,其實女生最不關心的,就是你如何把錢花在自己身上。

經驗所得,最能留給女生深刻印象的,不外乎兩件事。而且我做這兩件事的時候,根本沒有想過取悅任何女生。反正是好的習慣,這裡但說無妨。

第一、每天常備一包紙手巾。每天花費不多於兩元,換多的卻是莫大的方便。首先,一包紙手巾可以助你整理儀容、或者清理臉上各孔的污垢。這些都是基本需要。但最到肉的還是在女生需要一張紙巾是,你可以不徐不疾地拿出你的紙手巾來遞給她。有甚麼時候她需要紙巾?臉上沾了意粉屑、不小心把香檳杯摔掉、跟男朋友分手……差不多每晚都會碰到的事情,你都有機會用到紙手巾。而且,這些通常都是頗為尷尬的情況。你用一張紙巾來化解她的窘境,怎會不對你另眼相看。

這第一點沒甚麼好多講,只要你帶在身邊的不是內地製的劣質牌子便成了。

第二、每天出門前噴香水。你說:「男生幹嘛要用香水?」第一、誰說男生不可以用香水的?第二、女生也大概有這樣先入為主的觀念,所以當女生聞到男生的香水味的時候,也會特別留意這些男生。「這香水的味道很好」或者「我記得你身上的香水味」是常聽到女生說的話。你聽得多的話,還會以為這是女生常用的pickup line。我的假設是,雖然人類的犁鼻器(vomeronasal organ)已經退化,但費洛蒙(pheromone)仍然間接地影響著人類的行為。換句話說,香水扮演著一種(偽)慛情費洛蒙,而人類的基因設計仍然會作出反應。

香水說貴也不貴,一支買下來用幾個月,其實跟每天花費不多於兩元買一包紙手巾差不多。香水一般有三種味道:剛噴出來的時候給自己嗅的味道、數小時內別人聞到的味道、和長久下來留在衣服跟皮膚的味道。喜惡因人而異,但劣質雜牌香水會有一陣刺鼻的酒精味,女生聞到轉頭便走。

愈簡單的東西愈難讓人相信。

Dolce & Gabbana 與第五權

日前有香港人於Dolce & Gabbana 廣東道分店門外拍照,保安在公眾地方驅趕當事人,在網上惹來強烈反彈,引致過千網民於今天(一月八日)在店外結集「拍照」收場。Dolce & Gabbana 的保安在街道上阻止途人及記者拍照,顯然是於理不合。事件本身是茶杯裡的風波,但引申出來的兩項問題,則試得深究。

其一是香港人的優越情意結。

Dolce & Gabbana 在外國也不是一等一的大牌子,在米蘭的時裝展也一向是賣sex appeal--男的賣肌肉、女的賣胸前兩點--於「品味」二字相距太遠。要不是香港在九十年代翻版貨盛行的時代靠路邊小販建立起其品牌形象,今天我們不會在廣東道看到它跟其他牌子平起平坐。

另一邊廂,香港人大概想不到,回歸後皇后大道東沒有改名做小平東路,內地人反而卻一舉攻下了廣東道。從前我們叫掙多一個錢便亂花費的內地人做「暴發戶」;現在連這個名稱也省了,乾脆把內地人跟暴發戶劃上等號。於廣東道拖著手提箱購物的,一定是內地遊客。拿著相機到處逛的,一定的本港居民。這樣的常識連當保安的也懂。

我們心有不甘,卻又無可奈何。要不是CEPA、要不是自由行、要不是國企來港上市,香港大概仍未能從SARS那幾年艱難日子中復蘇。可是店員一開口就說普通話也算了、甚麼溫馨提示用簡體字也算了,但是意大利的二流牌子在香港開店卻只做內地客的生意,把港人拒諸門外,那優越情意結豈有不作祟之理?

但其實,香港人還有甚麼值得優越?我那個年代有回歸恐慌,家長都把子女送往外國讀書,所以賣點是國際視野。現在海歸的內地學子唔打得都睇得,反之香港人的國際視野則愈漸模糊成中國視野。香港引以為傲的自由市場經濟,被鄧小平一招「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在內地繁殖下來,上海等地追上香港只是時間問題。剩下的只有建全的金融體系跟司法制度--要是此兩項賣點也被追上(或先被香港人毁掉),我還沒有想得到香港特別行政區還有哪裡「特別」可言。

其二是第五權的興起。

當十九世紀人們把大眾傳媒歸納成「第四權」時,其名稱是源於法國大革命以前的權力等級系統:第一權是天主教教士、第二權是世襲貴族、第三權是平民。而今則衍生為立法、司法、行政三權分立,再加上大眾傳媒構成的第四權。兩者皆通,而後者則更切合現世。

而第五權則被界定為立法、司法、行政以外的無形體系,但又不同於大眾傳媒般只靠單向渠道去溝通。而最適用於此定義的,就是現今的網路世界。網路上不只是雙向溝通,而是多點對多點的互動。

當其他四權無力管轄、或者四權運用時跟大眾(時或只局限於網民)的理念有所衝突的時候,就是網路上最常運用第五權的情況。

其中一種叫做「史翠珊效應」。Barbra Streisand 控告一攝影師,指其拍攝的一萬多張加州海岸的照片中,有她所居住的地方的空中攝影,侵犯了她的私穩。她最後不但輸了官司,而且適得其反,網民瘋狂地不斷把她居所的照片在網路流傳。維基解密被美國伺服器供應商封殺,又惹來denial of service 攻擊,最後卻贏不了其支持者不斷開設的影子網站,令其繼續得以生存。

而時至今日的第五權,經已伸展到現實世界裡。雞毛蒜皮的有今天過千人嚮應網民召集,於Dolce & Gabbana 門外以拍照作抗議;舉足輕重的有去年各國的示威,其力量之大甚至足以推翻政府。這些都是「史翠珊效應」也。可是我們還未發現其力量之可怕--譬如內地有天涯論壇的「人肉搜索」、香港有高登討論區的「起底組」。他們在某些網上爭議下,往往會把現實世界裡獲取到的資料公開。可是已經有不下一次例子,是誤把無辜的人的私穩公開。而誕生於4chan 的網路組織Anonymous,則已經從一般的駭客攻擊,變成現實世界的俠盜羅賓漢

網路世界的力量可以有多大的影響、其可能引發的錯誤可以造成多大的破壞,我們至今還未能妄下結論。反之,身為第四權的大眾傳媒則每下愈況,其廣度、深度、速度都逐漸不如網路資訊。同樣是約定俗成、沒有明文規範的第四、五權,今後如何能跟其他三權互相平衡、互相制衡呢?

我只能帶出問題,心底未有答案。

Gents, don’t be a bitch.

男士們,以下五項言行舉止輕則惹來白眼、重則有辱國體。共勉之。

  • 外出用餐埋單結賬的時候,請不要第一時間拿iPhone出來,然後把數目攤分至元角(此情況尤以會計師為甚)。對,那些五角一亳我真的沒地方可放。另,要是女生應邀跟 你吃飯,就應該有請客的準備。若果不想婆婆媽媽的跟對方爭付鈔的話,可以預先到餐廳把信用卡放在餐廳經理那邊;如果你想你的名字三個月內紅遍 she.com 的話,可以每餐都堅持go dutch;假如你想三日內被高登、親子王國、蘋果日報聯手極速起底的話,可以嘗試每餐都堅持由女方付鈔。
  • 請不要穿短褲或拖鞋到任何餐廳(麥當勞餐廳除外)、派對(Ibiza的foam party除外)及其他重要或者看似重要的場合。要是你自己一個也就算了,倘若是一夥兒朋友中只有你一個被攔在夜店門口,那便免不了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吧。而我給自己的準則是:

“If I am occasionally a little over-dressed, I make up for it by being always immensely over-educated.” Oscar Wilde, 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

  • 「un」腳(音銀印切。 一說正寫為「左足右辰」;抖腳也)。不要再說甚麼「人搖福厚、樹搖葉茂」的廢話來狡辯。那是一種近乎OCD的神經繃緊,就像為求準備逃避獅子老虎而把肌肉 一直處於求生緊張狀態。抖腳的人看似輕鬆但卻不由自主;而真正輕鬆的人抖不抖腳都樂得自在。男抖窮、女抖賤,好自為之。
  • 不 開始寫這個網誌、然後跟別人討論起來,也不知道原來這麼多男生不替女生開門。對我來說,那等於地鐵不讓座給老婆婆坐吧。中學是看到的一幕還歷歷在目:一對 日本男女在叫計程車。車子停下來,男生把計程車的門開了,然後……自己先竄進車廂。站在計程車旁那女生呆了大概是她人生最可笑的兩秒鐘吧。以我的眼光而 言,那就是跟老婆婆在地鐵車門打開時鬥快爭座位沒分別吧。
  • 在公眾場所高談闊論無綫電視三線劇集的情節。視乎情況我或許要再另文叫大家不再看電視。但老天爺份上,男人老狗可以吹噓自己股票賺多少或者謾罵那些高官政要或者如何比費蘭度托利斯更能把握射門的機會……哪怕就算要看電視,TLCHouse、甚至魚樂無窮都比三線肥皂劇好吧?難道你的生活真的這樣空洞嗎?

各上種種,我原還以為顯而易見得不用我去寫出來。但要是你有幸在哪天遇見哪個男生穿著短褲、然後一邊抖腳一邊討論林峯的演技的話,請把這篇文章翻出來然後在眾人面前朗讀給他聽。惠澤萬民,感激不盡。

人肉廣告板

越無自信的人,才越要靠品牌去證明自己。

何時有人見過李嘉誠滿身LV monogram地走出來開記者招待會?

退一步來說,就算是品牌的價值已經佔去價錢的一半以上也好,你仍可以說:「唏,那些名牌子的衣服用料靚、手工好、剪裁貼身、售後服務一流……」

好,這個先不跟你計較。

但為甚麼要把品牌的logo放在自己的胸口上? 付了鈔還要免費替品牌當人肉廣告板?

其中最可怕的是Ralph Lauren的Polo恤衫。從前還好,Logo大概只有手指頭大小。現在「流行」的,卻是比你的臉還要大的logo。對,就像李嘉誠不穿LV開會一樣,Luke Tomlinson 也不會穿起Ralph Lauren去打馬球的。

Ralph Lauren的馬球手、Nike的剔、Adidas的三間條。不只是logo,還有Coach 的C 字圖案、Chanel的Double C、LV 的monogram、Burberry 的格仔……數萬塊砸下去就是買了那些跟皇后大道中其他四百個人一式一樣的東西……為甚麼呢?

家中有佈置過聖誕樹嗎?相信我,到尖沙咀的星光大道逛一趟。滿街都是掛著名牌logo的聖誕樹在攘往熙来。

又在退一步來說,你砸了那些錢出去還不是為了讓其他人知道你買了這些品牌的服裝?誰叫這裡是個他媽的物質主義世界。

但,那些襯衣上的圖案跟文字呢?你也要一併照單全收嗎?

設 計師可能想帶出一種訊息、你買的時候卻可能是另一個意思。然後你的朋友甚至街上的行人看到時又可能是另一種意義。三者未必相同,但你沒可能去找設計師去問 清楚,也沒有機會去跟途人解釋甚麼。或許那是一個你開不起的玩笑、或許那是一個你看不懂的inside joke。也許會觸怒某些人、也許在某些國家還會被起訴。彩虹、十字架、骷髏頭、David Bowie、Hello Kitty……還有那些穿著緊身運動褲的女生,臀上印著的是甚麼?Oh right,  “Juicy”。

要是還有人說:「唏,我才不介意別人怎樣解讀。我喜歡就好了。」那請讓我返回第五段,再問一次:「那為甚麼要把那四吋乘四吋的logo掛在胸口上?」

最後謹致那些川久保玲也不知道是誰、Comme des Garçons 也不知道怎樣讀,卻要擁著買其副副副線的Play 的心型T恤的人:拜託,保持市容清潔,你我出一分力。好嗎?

 

丟掉你的白襪(和白色內褲)

小故事一:某大學畢業生第一天到某Big 4會計師樓上班,上司向同事介紹這位畢業生時這樣說:「這位就是我跟大家提及過的『白襪仔』。面試時頗乖巧的,要不然也不會請他。」

人生最重要的東西,大概都不會從學校或者父母身上學到。香港學生接受了九年(現在的十二年)免費教育,也理所當然的接受了九年的潛移默化。白襪是一開始的預設模式,不見得往後就不能改變一下?教育制度下要求的是規範,而不是一成不變地盲目遵從。

一直都慶幸自己在一所作風開明的中學就讀。中三的時候就把白襪通通都丟掉,至今再沒有買過白色的襪子。年少時無才可恃也傲物,碰到鄰近中學的學生,少不免跟 同學評頭品足一番。最常取笑的對象是鄰校「白襪」襯「吊腳褲」的男生。對他們來說,這社會大概還是一個沒有黑暗面的大同世界烏托邦。但在我們黑襪人眼中, 這裡明明是個現實而殘酷的社會,而白襪人就像未經過社會洗禮過的處男。

潮流和傳統可以隨時代變遷,路易十四跟David Bowie都可以穿高跟鞋、喇叭褲也可以每十年回歸一次,哪怕有一天白襪子來個大復興,把其他顏色的襪子殺個片甲不留。但在那一天之前,穿白襪上班仍然是被解讀為不成熟、不專業的表現(除非你是職業網球手)。

若果有感我在這事情上小題大做的朋友請繼續讀下去。

小 故事二:某男生跟一女生約會了數次,情投意合下便在一次約會後一起到了男生的家。過程不多細說,重點是女生在床上看到了男生穿著那條帶點微黃污垢的白色內 褲後,便大剎雅興地回家,再也沒有找過那個男生。比第一個故事裡的大學畢業生更不幸的是,那男生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犯了甚麼錯——直到他從另一個男生口中聽 到自己的故事。那時候那個女生大概已經把白色內褲的故事分享了給所有Facebook的朋友跟各大小討論區的好事之徒。

這故事的教訓是甚麼?就是你不是他媽的Calvin Klein 模特兒,新簇的白襪白褲穿上去拍一個硬照就可以換掉。殘酷世界裡,白襪子跟白色內褲穿多一天也嫌多。

tl;dr – 不要著白襪。

See also: 4 Reasons Men Can’t Wear White 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