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一個人的浪漫

上一個單身的情人節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那時候在悉尼接受工作培訓,情人節當晚又不想跟大夥兒去吃吃喝喝,便自己一個走到新南威爾斯畫廊(The 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 )逛逛。那時候的我就只懂文藝復興跟印象派的畫;現代派、普普派、抽象派的作品,我確實提不起興趣。但畢竟澳洲的藝術史不可以跟歐洲的比較,而我唯一一個喜愛的澳洲藝術家Ron Mueck 的作品又全都集中在墨爾本跟坎培拉。所以除了幾幅莫內後期的畫外,其他的作品我算是過目即忘。說來也有一點慚愧。

畫廊旁是個小山丘,山丘對著一個很長的碼頭。這裡就是Woolloomooloo。離開畫廊時經已是七點鐘了,但二月的悉尼還未入夜。我坐在山丘上的長椅上,看著碼頭上結伴到餐廳的人愈來愈多。山丘上卻人煙疏落,有時上十分鐘也沒有人經過。心裡平靜得可以。好像往後那五年都沒有這樣平靜過了。

其餘十多年的情人節大都記憶模糊,可是那個晚上的問題卻在今晚再次泛起。

「究竟所謂的夢中情人於我而言會是怎麼樣呢?」

  • 一定要是個懂邏輯、理科底子的人;簡單來說就是不能太笨。
  • 但也要點藝術修養。總不能不知道誰是馬奈、誰是莫內
  • 就算不能寫出一手好文字,看的書也應該有點深度。
  • 懂欣賞音樂;最好也喜歡跳舞。
  • 不要太媚俗、但也不太憤世嫉俗。
  • 喜歡交際、認識新朋友,但各自也有一些只屬於自己的圈子。
  • ……
  • ……
  • 等一下……

想著數著--這究竟是夢中情人還是自己的投影?

大概沒有人喜歡身邊的另一半,是互不投契、又無共同嗜好。可是,我們真的要找一個人晝夜同在、從鏡內發展恩愛嗎?退一百步來說,要是找到一個跟我一模一樣的女生,卻也像我般急性子,豈不是還是每天吵架收場?

重視家庭的人希望另一半孝順父母、基督徒想找一個同樣相信主的伴侶。喜歡旅行的不會想找個書獃子、愛抽煙的人不會找個環保狂熱分子。找個跟自己一樣的人,留守在自己的comfort zone,這是人的天性。

很羨慕那些可以發展異國情緣的朋友。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語言、不同的喜好,單是往哪裡吃一頓飯也可以很頭痛。也羨慕那些一個人可以生活得逍遙自在的人,到處旅行、沒甚麼牽掛。我有點死心眼,一直非要找個完美配搭不可。衛斯理跟雙兒一起的話大概會喊悶;韋小寶遇到白素的話恐怕也不可耐煩。但我還是搞不清楚,假若有一天我跟我的影子一起生活的話,是否就算是完美的配搭?

五年前的那個晚上,我看著南半球的星星。一個星座都說不上來。可是,那星空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