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餘韻(上)——TVB沒有告訴你的幾件事

李慧詩、傅園慧、菲比斯、Abbey DAgostino、Nikki Hamblin、Ryan Lochte、Mo Farah、李宗偉和郎平以外,這屆里約熱內盧夏季奧運會,還有幾件瑣事你可能差點錯過。

沙灘排球的服裝爭議

自1996年沙灘排球成為奧運競賽項目,女子沙灘排球的指定運動服裝只有兩種:比堅尼及緊身連體衣(bodysuit)。於西方文化裡,這兩種服裝好像最正常不過。但及後卻有中東國家的選手,因為宗教信仰或文化背景的關係,拒絕穿著比堅尼或緊身連體衣,而放棄參賽沙灘排球。直到2012年倫敦奧運,才容許女子參賽選手穿著有袖/無袖上衣和短褲。看起來最簡單不過的事情(畢竟,男子沙灘排球的服裝要求比女子寬鬆得多),也等上了十六年才得到轉變。

但或許來到這一屆奧運,埃及女子沙灘排球隊出場時,服裝問題才被得以正視。Doaa Elghobashy穿著長袖衫褲,配以穆斯林婦女頭巾(hijab),跟德國隊的比堅尼形成強烈對比。西方輿論對此卻反應不一,一些認為是體現奧運無分種族文化宗教的努力成果;另一邊廂,卻有女權主義者認為是女性於穆斯林國家受到欺壓的表現。

埃及本身算是比較開明的伊斯蘭國家,體現信仰的方式亦有不同,而且有近一成的人口為基督教徒。像Doaa Elghobashy,她是自願配戴穆斯林婦女頭巾;而她的搭檔Nada Meawad,則選擇穿著長袖衫褲,而沒有配戴頭巾。由於對賽的德國隊,國內不斷有聲音禁止穆斯林教徒配戴面紗,令一個去年無條件接收難民的民主國家,變成今天右翼民粹主義抬頭的國家,令這場比賽更見矛盾。經過一輪非議以後,荷蘭女子沙灘排球及後也選擇穿著長袖衫褲比賽,以示支持埃及隊。如此轉過眼光一看,其實規定穿著比堅尼,也不就是西方國家的父權社會遺留下來的印記嗎?

英國於獎牌榜上的驚喜

奧運獎牌榜上大贏家,大概只會想到美國、中國和俄羅斯。但英國今年驚喜不斷,金牌數目名列第二,三百六十六個參賽運動員,有三分一獲取獎牌(一百三十人)。2008至2016三屆奧運會的金牌數目(75金)已經超過了由1936至2004所獲得的金牌數目(73金)。而且英國也於最多不同項目獲得金牌(14項),比某些強國更加注重多樣發展。英國也是奧運至今唯一一個國家,能夠於主辦奧運之後的一屆,比主辦一屆獲得更多的獎牌。

話說1996年奧運,英國只得一面金牌。作為昔日的日不落帝國,褪色王朝的滋味當然不好受。當時的首相馬卓安決心發展體育運動,故設立國家彩票(The National Lottery),而博彩收益全數用於體育運動發展。那時候來說,是一個頗受爭議的決定,但時至今日,有差不多四分之三的資金來源,都是沿自國家彩票。

20過去,保守黨敗走十多年,再執政時回頭一看,當年的努力終於看到成果。

有輿論說,今後難免有其他國家引用近似的模式去資助運動員,令英國的競爭力相對減弱。但其實,有不少名氣較弱運動員,不單止配套設施不足,甚至全無贊助商,連日常生活也成問題。如果你有看到某些運動員把運動鞋的牌子掩蓋,後可能就只不讓贊助商免費宣傳的下下策。

如果有任何方法可以令運動員於更好的環境下訓練,抄襲一下又何妨?

(待續)

沒人明白的一帶一路,關香港甚麼事?

梁振英在施政報告提及「一帶一路」四十二次之多,似乎比本地經濟、民生、政制議題更為重要。究竟「一帶一路」是甚麼?

「一帶」提指古代絲綢之路途經地所涵蓋的經濟帶,而「一路」則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古時沒有海上絲綢之路之說,所以兩條路線可以算得上是勉強堆砌一起的經濟活動倡議。當然,中國政府的如意算盤並不是如此簡單,只為門面口號而堆砌不相干的路線圖。

中國致力跟其他國家發展不同的合作模式,藉此達成不同的政治意圖。中非合作論壇、博鰲亞洲論壇、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等,各有不同的成員國及不同的合作模式。以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為例,葡萄牙、東帝汶、巴西、維德角、幾內亞比索、安哥拉和莫三比克跟中國沒有直接地理、政治或經濟關係,但以澳門為引子,將葡語國家聯繫起來,卻也許是連葡萄牙自己也沒有想過的事情。

但為甚麼「一帶一路」到現在為止只有虛名,卻沒有說得出的具體內容呢?

(一)「一帶一路」最路人皆見的目標,是輸出中國過剩的產能。中國經濟放緩,對原料、勞動人口等的需求減少,為保持經濟增長,便要另想辦法。國內對基建的需求已經開始飽和,其他已發展國家亦沒有相關需求,剩下來最明確的目標便是中亞、南亞及東歐各國。至於跟「一帶一路」相關的國內城市,也有不少的好處。長三角、珠三角的經濟,近十多年經已非常蓬勃,但內陸城市的發展差距卻跟沿海城市愈來愈大。加上經濟放緩的情況下,外省民工的需求減少,二線城市受到的衝擊便更大。但在國家規劃下,總不能每個城市都是人民幣離岸中心、每個城市都是工業重鎮、每個城市都興建廸士尼樂園……所以把西北的新疆、青海、甘肅、陝西、寧夏,西南的重慶、四川、廣西、雲南,以及內蒙古等加入「一帶一路」,是把國內二線城市連接到國外二線國家的最佳辦法。

(二)把國內的剩餘產能用於國外基建後,就算沒有具影響力的實質運作,也可以大大增加區內的話語讙。「一帶一路」陸路途經格魯吉亞、伊朗、土耳其等,水路途經南亞轉入紅海、於埃及蘇伊士運河轉入地中海。如果此兩路上有中國參與的基建,中國政府於伊斯蘭國、恐怖主義、南中國海、俄羅斯—格魯吉亞等議題上的爭議,便可以名正言順地在國際舞台上發聲。而受惠於「一帶一路」的其他國家,在不同政治議題上或多或少會接受中國的拉攏。

(三)最後一點,是建立一個可以隔離美國、日本等大國的政治平台。鐵路建設是美國基建上最弱的一環,而中亞跟日本則欠缺地緣政治的先決條件。相比起G20峰會、亞太經合會等,「一帶一路」可算是以中國為首,而不受到美日左右的最大規模國際合作集團。所以有輿論將「一帶一路」比喻為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或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可見不無道理。至於讓人民幣於區內流通,為開放自由兌換作準備,也很可能是其次要的目標、又或者是「一帶一路」成功的副產品。

換言之,「一帶一路」是為了讓國內二線城市連接到國外二線國家,並同時用以建構新政治平台的一個概括政策。

但問題是:關香港甚麼事?

(一)去年國家發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務部聯合發佈了《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內裡明確表明「一帶一路」的資金融通將會依靠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梁振英的施政報告說香港要成為「一帶一路」的集資融資平台,但香港到現時為止仍未加入亞投行。那麼集資融資從何說起?

(二)施政報告又說,香港於商貿物流、專業及基礎設施等領域具有優勢,可以成為主要商貿物流促進平台,以及幫助「一帶一路」營運和管理鐵路、機場、港口、供電、供氣等基建。但國內二線城市正面臨勞動人口過剩的問題,為甚麼「一帶一路」沿途的國家/城市不採用當地的平台和人材,而要到離岸的香港,找工資動輒三四倍的人力資源?

(三)撥款二億元讓本地專業服務業往「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交流、撥款十億元讓「一帶一路」國家的學生來港升學、建立「一帶一路」辦公室,更是徒具虛名的政策。尤其是讓「一帶一路」國家的學生來港升學,對香港的正面影響極小,反之更似幫助中國用以向「一帶一路」國家獻媚的舉動。

退一萬步而言,香港就算不再是國際大都會,秤起來也算是一線城市。「一帶一路」扣除終站的四個西歐國家,平均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大概是7,400美元(註)。同期全球平均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為13,100美元、中國為6,900美元、香港為38,100美元。看來「一帶一路」將從香港獲得的利益,遠比反向的利益為多。國際上的商機無限,單靠低稅率自由貿易港的名銜已經足夠,為甚麼要委身於「一帶一路」?

 

註:包括塔吉克、馬爾代夫、斯里蘭卡、印度、蒙古、南韓、俄羅斯、印尼、馬來西亞、土庫曼、哈薩克、烏茲別克、格魯吉亞十三國於2013年的數據(來源:維基百科)。

釣魚台——中國的底線在哪裡?

日前,日本政府與釣魚島(即日稱尖閣列島)的擁有者栗原家族簽署了島嶼的買賣合同。中國外交部較早前發表聲明指出:「中國強烈敦促日本即刻停止所有破壞中國領土主權的行動,並重回談判解決爭議。如果日本堅持一意孤行,後果自負。」而溫家寶亦提到:「釣魚島是中國固有領土,在主權和領土問題上,中國政府和人民絕不會退讓半步。」

大家還一心以為, 中國仍是以一貫「還口不還手」的態度,去應對日本的行動。可是隨後中國政府宣佈,派出兩艘海監船抵達釣魚島海域維權,並由中國氣象局發布釣魚島和附近海域天氣預報,在中央電視台上廣播。

的而且確,中國政府一直就是喜歡嘴巴上「硬淨」,其實從來沒有太多實際行動。但今次官方電視台、報章、政府發言人、溫家寶的講話,以及香港早前「疑似」故意放行保釣船隻,所有組織的口徑跟其力度都非常一致和清晰--這次不再是空口講白話了。

其實宏觀一點看,中國政府就一向只有一件事是態度必然地強硬的:就是領土主權的完整性。歐盟對中國實施懲罰性反傾銷入口稅,中國政府到國際仲裁法庭、聯合國吵吵嚷嚷,最後大都是不了了之;美國譴責中國的人權狀況,中國說兩句不要干預內政,然後最多來一招神龍擺尾,反咬美國的人權狀況不外如是。其他種種,不消多說。

唯獨台灣、內蒙、中印邊界、南沙群島、釣魚群島等有關領土、主權爭議的,中國一直寸步不讓。相安無事的時候,中國不會是先搞小動作的一方;但一旦被挑釁的話,「後果自負」不算是誇話。

日本近期的一舉一動,起源於執政民主黨勢弱,令一眾極右組織乘勢抬頭。不單只釣魚台,日本也因為獨島的主權問題而跟南韓勢成水火。可惜他們選錯時機,沒有注視國際局勢。習近平無故失踪、取消多個會談,已經惹人無限聯想。十八大因為薄熙來一事已經一再推遲,中共核心政權絕對不會容許更多外圍枝節,影響到習近平、李克強的接班工作。更何況,台灣、內蒙、中印邊界、南沙群島、釣魚群島的問題均牽一髮而動全身,一塊骨牌倒下,難以預測其他問題上的連鎖反應,所以中國更加要花費更多的力氣去確保一塊骨牌的「完整性」。

就算退一萬步而言,一旦中日有擦槍走火,爆發小型衝突的情況,美國臨近總統大選,奧巴馬絕對不會去碰這燙手山芋。那時候美國最多派個外交部發言人出來,「勸籲雙方盡量保持克制,而和平的方式解決問題」。中國政府也應該知道美國未來數個月左支右拙的窘態,所以實際行動上也免不會大起膽子來。

觀乎(一)中國政府對領土完整性一向的強硬、(二)中國政府領導層交替時維穩的心態、和(三)美國於這問題上的介入程度或不足以阻止中國的行動這三點,日本由第一步棋已經落於下風。

且看後事如何。

上海市城市雕塑藝術中心

也談上海當代藝術與香港國際藝術展

剛去過香港、上海兩地,三個不同時代的藝術展,這裡放在一起談一下。

香港國際藝術展辦了五年,今次是第三年進場觀賞。規模又比去年大了一點,可是值得欣賞的作品卻又比往年更少。對於不是首年進場的人們來說,最大的問題可能是缺乏新鮮感。不少參加的藝術家,幾年來都是重複相近的概念、技巧和元素。可是於我而言,欠缺新鮮感不是最大的敗筆。香港國際藝術展搞不好的原因,是因為展覽本身像工展會一般的嘉年華會,而不是一個以藝術為主體的文化活動。把作品擠在一格格的空間裡,要吸引目光就只好嘩眾取寵。對,這裡的藝術品用色總有點令人吃不消的豐富,而且題材、用料皆以有趣為重,內容為次。這其實正好是香港社會的生活概念,反映在香港人對藝術觀點的要求。這是植根已久的速食文化——藝術作品最好是能在五秒內理解到的範圍。作品好壞,就只憑那一刻的直覺去判斷。需要更深層次去明白其背景或概念的作品,似乎並不適合於香港。今年為最後一屆,明年或以全新形式舉辦,暫且拭目以待。

上海不知去了多少遍。這次不去外灘、新天地、豫園,只找藝術館來看。上海美術館是專題展覽,是為紀念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七十周年而節選的作品。(美術館也因此免費開放,社會主義還不算一無是處。)作品的主題就只有一個,就是「把文藝工作者深入工農兵群眾中,學習馬克思主義,達成真正無產階級的文藝」。用白話來說,就是不讓畫家畫別的,只可以畫歌頌工農兵、歌頌革命的故事。整個展覽都是一遍治鐵鍊鋼、魚農豐收、娘子軍、人民公社等的歌舞昇平。最諷刺的是,當初正正是毛澤東提出文藝作品要走「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路線。作品本身的藝術技巧和內容其實不值一提,但是我們可以借這些作品窺看那個時代的景象。就像《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裡薩賓娜所說的一樣:「我的敵人是媚俗,不是共產主義!」──我也不是因為共產黨才為反以反。如果我們看到工農兵勞動而去畫歌頌他們的畫,這絕對可以算是藝術;但如果我們為了歌頌工農兵而去畫他們勞動的畫,那就是徹頭徹尾的媚俗。

上海最大的驚喜,是位於虹橋路站的上海市城市雕塑藝術中心。明顯是複製北京798藝術區的成功要素,把舊工廠區改建成公共藝術中心。選址在規劃內將會佔地五萬平方米,現在開放的一萬平方米可算是小試牛刀。難得作品沒有政治、歷史或地域的區限,反而著眼於較大視野的主題,更突顯出中國雕塑藝術家的野心。依我看來,中國當代雕塑藝術已經進入成熟階段,可跟國際藝術比一日之長短。為甚麼中國雕塑會比其他中國當代藝術更為出眾呢?我的理由是,中國土地多、空間廣,辦形象工程的人、財大氣粗的人、和少數真的懂得欣賞藝術的人,難免都會找來一些藝術品來填空白。油畫、書法略嫌不夠「氣派」,豎立一方的龐然大物才是中國人的正道。當然他們現在懂得,藝術品一放便可能上十年,所以再多的銅臭,也不敢一味金碧輝煌、亦不局限於如香港般的速食文化。而且反過來說,不計藝術成就,同樣大小的油畫跟雕塑,雕塑總會賣得好價錢一點。說藝術家不用賺錢吃飯的人是滿腔屁話。只要花錢的人不左右藝術的風格、亦不是藝術家的唯一動力,像上海市城市雕塑藝術中心的展館應該大為可為。

回說香港,既沒有幾個肯花錢的人、也沒有幾個有耐性欣賞藝術的人,那誰拿著iPhone到處跑、拍好放上Instagrm,就算是完成任務。可是候任梁特首未上場就先放言香港要設立文化局、成為亞洲文化中心。他也不看看週遭的城市藝術文化氣息如何,才想想自己放的屁有多臭多響。

 

香港國際藝術展2012

Some notable work in HK Art Fair 2012, to be fair. An excellent piece of work illustrating hyperrealism.

 

《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七十周年

用水墨畫來呈現核試成功的一刻--是藝術上的突破還是妥協?

 

《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七十周年

治鐵鍊鋼、超英趕美……

 

上海市城市雕塑藝術中心

上海市城市雕塑藝術中心

 

誰跟我一樣不相信慈善團體?

我是一個打從心底裡悲觀的人。看內地電視台的專題報道,一個老醫師到陌生的鄉村行醫,三十多年來不收分毫。還要每朝都山澗採藥,才能省回醫藥的成本。看到差不多哭了,但還是希望是電視台造假。

捐 錢給慈善團體,最怕一元裡面不知有多少分毫真的落到有需要的人身上。明知凡事皆有其成本,做善事不能例外,但心裡少不免不是味兒。其次是慈善團體動輒有相 關政治或宗教背景,而你不一定贊同這些既定立場。像某慈善團體年前涉嫌資助政黨反政府示威,就差點被人在Facebook上聯手杯葛捐款。

最後是慈善團體的服務對象。每個團體各有專業範疇,但不見得跟每個人心裡所希望幫助的人都一樣。王菲希望幫助唇齶裂兒童,而蕭芳芳則致力保謢兒童免受性侵犯。天曉得,也許你畢生都想替馬來西亞的所有鄉村發展兒童足球隊。可是你苦無相應的慈善團體,所以你才一直袖手旁觀。

好,現在我來告訴你我的解決方法:分散投資。

跟 買雞蛋或者買股票一樣,只要分散投資於慈善團體,便再沒藉口不去做善事。像我一樣的懷疑主義者,從不喜歡甚麼領養兒童月供計劃之類的噱頭,但我卻樂意把同 一慈善放進我的「投資組合」內。長線之言更可以把投資組合「換馬」,將管理不善的慈善團體摒棄。而且較有規模的慈善團體都有定期刊物,一方面可以更加了解 這些團體的具體工作,也可以不斷地提醒自己其實是有多麼的幸運。

口袋裡剛巧多了六千元不知道要怎麼花嗎?為甚麼不到以下十二個可以網上捐款的網站,各捐五百塊?

(以上只是信手拈來的例子,並不代表這十二間是營運最好的機構。但凡事總須有一個開始,是嗎?)

記著:做善事不是讓自己好過一點,而是讓別人好過一點。六千元對很多香港人來說都不是小數目,尤其是那些星期六早上左閃右避,就是為了不花那十元八塊去買旗的人。但對更多人來說,那已經足夠改變他們的生活。不相信慈善團體是一回事,卻不應讓世界另一端的人承受後果。
See also: What Does Your $100 Donation Buy?

tl;dr – 要是你不相信慈善團體,你也可以分散你的捐款到不同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