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她不是在索吻

真人真事。

某台彎男藝人因為為某動畫電影配音,機緣巧合下認識了Renée Zellweger。Renée Zellweger 後來來到台灣工作,便順道去找那個男藝人。原是禮貌上最平常不過的見面,幾番寒暄過後,雲妮便要跟他道別。

她把頭湊過去,那男藝人卻不知從哪裡來的天真想法,想也不想便把自己的咀吻到她的咀上。雲妮也不愧為見慣大場面的奧斯卡最佳女配角,心裡大概一直的大叫what the fuck三十遍,臉上卻只流露出半秒驚訝的表情,然後說再見施然微笑離開。聽聞她好像從此以後再沒有去過台灣。

其實荷里活女明星跟台灣三線男藝人因為文化錯摸而孕育出感情,本身也可算得上是個感覺清新的電影劇本。

對不少人來說,吻頰禮(cheek kissing)是生命中第一個西方文化衝擊。這年代雖然已經去到禮崩樂壞之勢,但中國儒家獨大兩千多年,君子敬而無失、恭而有禮經已是文化中根深蒂固的一部份。所以當有女生一見面便把臉湊過來,甚麼聖賢之言便全無用武之地。

Cheek kissing 其實只要Google一下便能掌握大概,所以這裡只作九十秒速成班:

  • 開始:絕大部份情況都是從雙方的右邊臉頰開始觸碰。要是你弄不清楚左右的話,最後還是落得咀對咀的尷尬(或驚喜,視乎你跟對方有多曖昧)狀況。例外是意大利人沒有從哪一邊臉開始的習慣。臉頰觸碰時雙方大都會發出「mwah」的親吻聲音,沒聲音或臉頰沒有真的碰到的話,便會讓對方覺得你在敷衍了事。
  • 次數:通常是兩次,右邊然後左邊。但如果在吻右邊臉頰的緊接著一個擁抱的話,那左邊那一吻就可以免了。在荷蘭、比利時、瑞典等地則慣常出現右、左、右三個頰吻。法國人愛拿faire la bise 開玩笑,在不同的地區法國人會頰吻一至五次不等 。
  • 跟誰:普遍國家都接受女生跟女生和男生跟女生頰吻,而少數地方也會出現男生跟男生頰吻。第一次認識的朋友通常都以握手為禮,到離開時就看你跟對方已經有多混熟。第二次見面就便通常都會cheek kissing。
  • 結束:cheek kissing 之後不要像呆佬拜壽般站在那裡無言以對。中國人不介意兩人坐下享受寧靜的時候,但西方人則視沉默為尷尬的氣氛。所以他們都喜愛small talk,中文就大概等於「吹水」。

九十秒就此結束。接下來請為免地球傻瓜一體化,請不要再以為她在索吻。

好好迎接下一個cheek kiss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