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型社會裡的M型社會

之前已經演示過有關統計的謬誤,近日又有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懷疑以未完成的民意調查誤導市民。事件還未有定論,但卻帶出一個很重要的--嗯,套用唐英年的話--核心價值。

謬誤可能是因為無意弄錯基本邏輯;也有時是手民之誤、有時是不知者不罪。但有一種情況,就是惡意扭曲統計結果去遷就自己的論點。把弄數字遊戲,視普羅大眾為愚民看待者,比前者禍害更大。

每當提起M型社會,後續往往接著一句「由趨勢大師大前研一的《M型社會:中產階級消失的危機與商機》一書帶出……」。M型社會的論調在歐美並不盛行,但在中港台日向成為政客、報章的cliché。先不管不甚麼是「趨勢大師」、也不管大前研一的其他論述--今天我們主要要研究的是:M型社會究竟是否存在?

簡單來說,M型社會就是中產階層越來越少、而非常富裕與非常貧窮的人數則增多。在圖表中看來就像一個英文字母「M」。這一點,中學生也看得懂。但直覺有異,因為社會學的統計數字裡,M型圖表極為罕見,而最常見的應是正態分佈

一如以往,我找來了最原本的數據來確認一下。大部份關於M型社會的研究,都是建基於日本的勞動人口於1992年跟2002年的收入對照(《M型社會:中產階級消失的危機與商機》中譯本第七十頁)。1992年確實有更多的人更貧窮,但這是普遍的民生問題,跟M型社會無關。M型社會是指年收入950萬日圓至1000日圓的那個凹位。讀者們再看清楚點。由0到999萬日圓的每項數據的間隔為50萬日圓(1),但1000到1099萬日圓的間隔是100萬日圓,1200-1499萬日圓的間隔是300萬日圓,1500-1999是500萬日圓。發生甚麼事了?

間隔愈大,所包含的潛在人數愈多。不同單位不能比較,也是中學生也能明白的道理。沒有更精確的數據在手,我不能說日本沒有出現M型社會的情況。但照一般常理的把1000萬日圓以上的數據平分(例如把1000到1099萬日圓分成兩個參考數據,1000-1049跟1050-1099的人數平分為二),我們得到的,恰好是正態分佈。不是最科學的驗證方法,但起碼是蘋果跟蘋果的比較。當然,要是有政府干預,統計結果還是有可能出現M型分佈的。最低工資、甚至異想天開的最高工資,都會影響圖表的分佈。這是市場運作的例外,跟有意操縱統計結果的本質不同。

所以近年來大渲染的「M型社會」,原來只是等於人類有統計資料以來一直沒大變動的「鐘型社會」。大前研一是麻省理工的核子工程博士,也於McKinsey 工作二十多年。這樣明顯的錯誤,不太可能是無心大意之失。

但如果--我只是說如果--他是有心嘗試用科學去「改進」社會的話,那就是混淆了實證科學(positive/descriptive science)及價值科學(normative science)。要是他想去「改進」社會的時候甚或歪曲了統計數字的話,那就更加令人可惜了。我對大前研一的認識不深,所以不便妄下結論,也讓自己他日有個下台階。

寫到這裡,還未入手去說「畸型社會」。反正是完全不同範疇的論點,另文再續。

See also: M型社會?M型你個大頭!

(1): 文字上的寫法為300-349、350-399等,數學上的表示方法應為[300, 350), [350, 400)等。所以間隔為50萬日圓,而不是49萬日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