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酒裡有雲呢拿味?

要知道 誰懂得喝葡萄酒很難。我自問不是喝葡萄酒的專家,對波爾多的地區不甚了了,一直都搞不清楚Saint-Émilion 跟Pauillac 哪一個在左岸、哪一個在右岸。無知是福,差不多每一次都只點紐西蘭Central Otago 的Pinot noir,同樣價錢的差不多一定比布根地的Pinot noir 好。

但要發現誰不懂得喝葡萄酒卻要充內行的話,也未嘗沒有辦法。

內地暴發戶喜歡用82年Lafite 溝七喜已經見怪不怪,還要大口大口的喝,每次乾杯都要一滴不剩。更甚者要把酒瓶放在桌子上當眼處、招紙向外對著餐廳的大門,好讓所有人知道他們如何花兩萬塊把一瓶好酒毁掉。

香港人則喜愛把酒拿在手裡先大談特談十五分鐘,但其實除了跟著Robert Parker的天書去買酒以外,便完全不懂選擇葡萄酒。

而其中最令人啼笑皆非的,則非香草人莫屬。香草人最喜愛盛讚紅酒內的香草(雲呢拿)味,不知就裡的還恐怕以為香草人在吃雪糕。但這香草味不易解釋,且讓我點起琉璃燈把背後的故事慢慢道來。

葡萄酒裡的香草味,並不是從葡萄來。當葡萄酒放進木桶陳年時,慢慢產生的化學作用,跟酒混和後便變成一種近似香草的味道。有些釀酒師更會要求製作酒桶時把桶內燒燻,用以釀製出味道更複雜的葡萄酒。

但 釀酒用木桶所費不菲,一個傳統法國製長柄櫟木標準酒桶大概要六百美元。而更重要的是,上述的化學作用只在第一年產生最大的作用。到第二年開始陳年第二輪葡 萄酒時,大概只剩下三成的效果。從第三年開始,那酒桶就只是一個普通的容器而已。所以當你看見酒瓶的標籤上註明經過法國或美國酒桶陳年時,尚且不要高興得 太早。那可能是已經用了數年的舊酒桶。如果你遇著每年都使用新酒桶陳年的一級酒莊,他們也不會蠢得到不把這個也寫下來吧?

但為甚麼仍然有這麼多一般餐用葡萄酒充滿著濃郁的香草味呢?因為除了木桶外,酒莊還可以使出蠱惑招數:陳年時把木板、木塊或者木屑放進酒內。這些不入流的造酒方法原屬於new world的專利,但自從2006年歐盟把這加工過程合法化後,便越來越多歐洲的酒莊開始使用。

偏方終歸是偏方,壞處在哪裡呢?

其實香草人已經給了我們答案:葡萄酒原有的味道大多會被這些強加的香草味所蓋過。甚麼都嚐不到,就只剩下香草味。

tl;dr – 紅酒有香草味不等於好紅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