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中環價值說一句話

某日我看到新聞報導,說香港有人要「反對資本主義」、「推翻中環價值」。借周星馳一句話:我當堂嚇咗一跳,然後得啖笑。香港曾經是全球資本主義的橋頭堡,但今時今日的年輕人沒有往時的閱歷、又沒有好好讀一下書,便硬把罪名推到資本主義跟中環頭上,實在奇哉怪也。一如以往,總要有人站在四分之三的民眾(1)對面說句公道話,而我就來當這個小人好了。

中環價值如何定義?

這個幾年才冒起的詞彙,定義繁多。各人根據自身利益而下不同的註腳,然後方便自己去立論。比較概括而中立的意思,就是指中環(與在此工作及居住的人)的社會文化、生活模式及取向、經濟模式等,已經成為代表著整個香港的普遍示範例子。

然而如今經濟低迷,中環價值變成待罪之身。在中環出沒的人,心底裡總難免有點不是味兒。他們做錯了甚麼?

  • 一個當會計師的朋友,每天在中環上班。朝九晚十一。下班後把手提電腦帶回家,繼續工作至深夜兩點。星期六、日一定有其中一天要工作。這還不是每年一月時的審計高峰期。
  • 一個打政府工的朋友,不煙不酒。為了到內地跟各部門「交流」,煙抽了便算,可是喝花雕卻喝得不省人事,要同胞們把他們抬回酒店房間。
  • 一個做測量的女生,不時要到地盤巡視。被地盤工人調戲已經習已為常。最後轉工的原因是因為被人在地盤非禮。
  • 一個當律師的,為了儲錢,每天只帶隔夜飯回公司當午餐,然後每天乘一小時巴士回屯門的家。
  • 我自己在銀行工作,沒甚麼辛酸秘史。只是為了其他國家的交易市場,公眾假期跟颱風與我無緣,抵著吹破了的玻璃窗也是要如常上班。也自問從沒有做過有違良心的事。

我們不是《壹號皇庭》那種從幻想投射出來的白領階級。

初級會計師的時薪比麥當勞的員工還要差,但我們沒有投訴、沒有走上街伸手問政府拿福利。試問有誰在中環上班,每天真的就是一心一意地想著去搾壓基層?大家也是勞動人口,只是糊口的方法不同罷了,為甚麼在這個年代還要分階級去批鬥?

反對資本主義?

先糾正一個簡單的謬誤:很多人將資本主義跟金融業劃上等號,而反金融業就是反資本主義。有人在匯豐總行下大吵大嚷,說金融跟地產業「壟斷」香港經濟,因而要反思資本主義云云。

我解答如下:

  • 夏威夷風光明媚,旅遊業帶領經濟;澳門博彩業如日中天,其他相關行業得到也不少甜頭。可惜他們雖然不是由金融業主導,但他們確實是資本主義社會。
  • 香港區區一個負責香料轉運的漁村小島,沒天然資源、無三里平地。今天在國際上總算是略有小成,但誰不是潛意識裡顫顫驚驚,唯恐不被其他城市取締?每人每日乘地鐵都要比人走快一步,但沒有資本主義帶給這個社會的正面價值,七百萬人當中還會有多少人選擇留在這裡?
  • 再退一步說:其中一個「佔領中環」的青年,說不喜歡替大業團打工,所以轉而教授結他賺錢。但這不就是資本主義最大的好處嗎?你有權選擇你的生活方式跟工作,而不用上山下鄉 、鍊鐵鍊鋼。要是你教授結他比別人好、你還可以有權賺取比別人更多的錢。反了資本主義,我們要活在哪種社會模式下?
  • 最後更可笑的是,雖然香港已經連續第十五年獲選全球最經濟自由城市,可是那只是比較上自由,實際上香港已經是混合型經濟。強積金、最低工資、房屋政策當是顯而易見的計劃經濟、有形之手。限發計程車牌、加煙草稅、十二年免費教育、累進入息稅,政府為平衡社會各方面的需要已經動輒干預。我們還要要求甚麼?人民公社跟大鍋飯嗎?

民粹坐大、謾罵不斷

近期社會多了的,是肆無忌大的謾罵。彷彿在新聞鏡頭前面夠大聲的話,便不用再理性討論。而且對立面愈來愈多──從前只是罵政府,現在家長罵教授、病人罵醫生、記者罵警察、99%罵1%,然後再用法律援助去入稟打官司。打不贏還可以罵法官不夠司法獨立。

要用「四代香港人」的觀點去論述的話,其實第二、三代的的香港人樂得見到如此境況。只要第四代香港人繼續走在歧途上的話,第二、三代在社會上的位置只會愈坐愈穩。九七前後開始,稍能負擔得起的家庭都把子女流放到海外留學。不是外國的月亮特別圓,而是避免了待在一個城市的狹隘眼光。

要在鎂光鐙下出風頭的可以繼續、要在網絡上無矢放的又不需要負責任的亦無妨──Andy Warhol 所講的十五分鐘(2),你們夠激進的話,總會有等得到的一天。他沒有說出口的,是另外七十九年三百六十四日二十三小時四十五分鐘的人生,應該如何度過。

tl;dr – 不要隨便一篙竹打一整個中環的人。這裡其實也有很多人付出的汗水和淚水去換那一斗米。

(1): “To disagree with three-fourths of the British public is one of the first requisites of sanity.” – Oscar Wilde
(2): “In the future everyone will be world-famous for 15 minutes.” – Andy Warh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