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夏——偉大的商業藝術家

時下很多藝術家或者藝術評論家都強調藝術的獨立性。藝術不需要依附於其他領域,但「不需要」依附不等如「不能夠」依附。商業化的藝術作品因此常被看低一線、甚至有意無意間被忽略了。結果所謂的藝術便愈來愈難懂、愈來愈脫離大眾;而商業設計則愈來愈流於片面、為討好消費者而趨向媚俗。

十九世紀末的新藝術運動(Art Nouveau)可跟現在不一樣,而慕夏(Alphonse Mucha)就是其中一個把藝術商業化而成功的好例子。慕夏於1860年出生在摩拉維亞(Moravia)的伊凡西切(Ivančice),行政規劃上也屬於波希米亞區(Bohemia)。他初時在維也納靠畫佈景畫維生。後來維也納環形劇場被燒毁,他也失去了工作。輾轉移居到米庫婁維市(Mikulov),為當地名望繪製肖像畫以維生。後來認識了當地的大地主庫恩‧貝拉西伯爵(Count Karl Khuen-Belasi)及其弟艾恭伯爵 (Count Egon),並為他們的城堡繪畫璧畫。後來艾恭伯爵更成為了慕夏在1887年到巴黎繼續學習畫畫的贊助人。

1889年艾恭伯爵突然停止贊助慕夏,令他又在陷於困境。那時候的巴黎正是印象派方興未艾、後印象派又躍躍欲試的時期(慕夏跟高更本身也是朋友),城中最不缺的就是畫家。直到1894年聖誕節前的兩星期,當所有人都開始放假的時候,慕夏臨危受命,替當時最當紅的歌舞劇女星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於新年公演的吉斯蒙達(Gismonda)製作海報。吉斯蒙達一劇大受歡迎,而該海報(右圖)亦成為了群眾爭相搶奪的目標。慕夏因此一炮而紅,而伯恩哈特則跟他簽下了一紙六年的合約,為她往後的所有歌舞劇設計海報。

那時候慕夏開始為各種商品創作插畫。日曆、香煙盒、珠寶、地毯、壁紙,甚至LU(Lefèvre-Utile)的餅乾罐、Moët & Chandon的香檳等都有他的作品,而且其後爭相抄襲他的人不計其數。「慕夏風格」(Le style Mucha)也由那時候盛行。為了應付各式各樣的訂單,他還出版了一本《裝飾資料集》(Documents Décoratifs),為仰慕新藝術運動的人提供一切必備樣式。 但是慕夏沒有被商業上的成功所矇閉。他晚年一直希望繪畫捷克及斯拉夫人民的歷史。當在美國得到了資金緩助後,他終於回到了布拉格,完成了一系列二十幅的《斯拉夫史詩》(The Slav Epic)大型油畫,並把這套作品送給布拉格市政府。

如今看來,慕夏的畫作就跟現在日本漫畫裡的女角沒多大的分別。可是在當時學院派的沙龍作品盛行的年代,新藝術運動(跟印象派/後印象派)成為了脫離純藝術而更接近大眾的全新選擇。慕夏的作品亦沒有刻意創新,而是善用新古典主義裡的服裝和風格,再揉合其獨特的筆觸及色調。 而他的《斯拉夫史詩》更展現了比商業藝術更高層次的成就。他離開了捷克數十年,而且取得空前的成功,但他從沒有忘記過斯拉夫人的艱辛歷史。他回歸於沉實的畫風去完成這套作品,讓後世確定他不只是「世上最偉大的裝飾藝術家」。 至少,他比其他人更有資格稱為bourgeois bohemian。

Gismonda, Theatre de la Renaissance, 1894

Gismonda, Theatre de la Renaissance, 1894

alphonse_vienna_09_04

Monaco Monte Carlo, 1897

Hamlet, 1899

Hamlet, 1899

Moët & Chandon Crémant Impérial, 1899 (When the brand still has its class.)

Moët & Chandon Crémant Impérial, 1899 (When the brand still has its class.)

The Celebration of Svantovit, 1912

The Celebration of Svantovit, 1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