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閑記——圍閹

大學的時候有種玩意叫做Happy Corner,好像換了英文便高尚一點。意思大概就是一夥人把一個男生的下體撞到牆角之類的地方。Happy的當然是那夥人,而不是那個男生。《那些年》那一段把男生撞向樹幹的情節,我們不是笑他們誇張,而是感同身受。

我在大學的時候一次也沒有參與過。不是自命清高,而是中學的時候已經玩膩了。 各男校大概有各式不同的暗號,甚至不同的年代也會有不同,但最普遍的叫做「圍閹」。我們那一夥起了個較響亮的名稱叫「起壇」,方便一呼百應。起源經已不可深究。

哪管是早上上課前、小息、午膳、放學,只是有時間的話,圍閹這活動是少不了。 我們不一定欺善怕惡。一個班上十多人,要群起攻擊你一個的話是惡也惡不起來。但有一種人我們是不會惹的,就是玩不起的人。玩不起、又沒幽默感,玩罷了便發脾氣,然後到老師那邊告御狀。最可笑是老師們待在男校十多年,見怪不怪,通常不會受理。

但圍閹有甚麼好玩?從社會學上來說,這是男生去展示群體力量比個人力量大的一個儀式(ritual),從而避免雄性領袖(alpha male)的出現……呸,圍閹本身就是好玩。睪丸上的神經線只要稍有衝擊便能讓男人痛得死去活來,為甚麼不好好利用這一點來玩?本來就沒有傷人之心,只是貪那一時高興而已--總不成每天都在打架才叫好玩。(實情是,我們那時候每天早上都會打架,另文再談。)

被玩的時候,不要被眾人的聲勢嚇怕。其實旁觀起哄者多、親手處理者少。再加上凳子桌子全堆到身邊,被閹者早已手忙腳亂:這時候就是脫褲子的好時機。脫不到便先聲東擊西,把鞋子拿掉。原本捉緊著皮帶扣的雙手便本能地想去把鞋子搶回,那一瞬間便是其全盤輸掉的開始……嘿,那些年沒出過甚麼大意外也算是萬幸。

不知道現在的中學生都在玩甚麼了。

女校生看到會倒抽涼氣、男校生看到會會心微笑。每次聚會提起那些年,怎樣說也是一段快樂時光。我在想,為甚麼不把這些故事寫下來呢?

是為少閑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