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香港。

Billy Preston 最為人記得的一句話是:

“If you can’t be with the one you love, love the one you’re with.”

我為這篇文章改了幾個字:

“If you can’t be in the city you love,  love the city you’re in.”

很 多人不喜歡這種折衷的想法。我也算是半個浪漫主義者,恨不得住在瑞士的琉森或者茵特拉根。但我從娘胎出來便走大運,落在香港這個城市。我從前跟很多人一 樣,都不懂得欣賞這城市,終日嚷著要搬到甚麼巴黎、東京、倫敦、紐約。但居住在香港卻一點也不「折衷」,亦不是水杯半空還是半滿的觀點問題。香港是以絕對 的優勢成為首屈一指的居住城市,只是我們一直都只緣身在獅子山下,未能抽身看一下這個城市。

由最簡單的氣候開始說起。香港沒地震沒火山沒龍捲風沒沙塵暴, 老外還會驚訝為甚麼香港人那麼期待颱風來襲。因為臨海,所以日夜溫差不大、四季氣溫變化也不算兩極。就是不能滑雪。

而維多利亞港的景色,在半島酒店的Felix、IFC 的Red、太子大廈的Sevva、世貿的Hooray、北京道一號的Aqua、ICC的Ozone欣賞都是一絕。日間港灣兩岸風景比得上香港的也許有十數個城市,但跟這裡日夜景兼得的地方其實寥寥可數。

論美食佳餚,在香港的選擇跟質素都是一流。中日法意韓印越的菜式,在香港也許比不上原產地,但如果各國菜式都可以做到僅次於原產地,又有多少個城市可以跟香港媲美?試想想有多少人在美國每天吃漢堡、或者在英國每天吃炸魚薯條?還未算地道風味的魚蛋、臭豆腐、雞蛋仔……

香港犯罪率低、破案率高。賭的到澳門賭, 嫖的回祖國嫖。香港當然仍然有三教九流的地方,但比起當年九龍城寨三不管或者省港奇兵持械行劫金行的年代,現在可以叫做天下太平了。而且香港人不用入伍當兵, 最黃金的那些年頭都(應該)可以花在學業或者事業上。

還 有,香港人最愛的找門路去提高效率(換句話說就是練精學懶)。這城市就是利用面積小、密度高的優勢,一直應用不同的科技去改善生活。流動電話滲透率為 197%(即平均每個香港人有兩個流動電話號碼)、電子貨幣滲透率為340%(只計八達通而已)、住戶寬頻普及率85%、27分鐘由中環去機場……還有自 助出入境檢查系統(e-道,政府唯一一次水準以上的食字)──聽說現在12秒的過關時間還嫌太長,政府正準備更新系統去節省多4秒。

而且我從小就有興趣知道,香港人走路走得快對GDP有多少貢獻。想像一下,假設香港人有一百萬人每天因為走得快而省下三分鐘,一年下來便省回二千萬小時。再乘以最低工資,那差不多等於有五億港元的無形資產。

再 數下去,其他有形無形的資產多不勝數──宗教大概自由、種族大概融治(不管是法治上還是文化上),在諸君看來也許是理所當然。但對於其他國家來說,沒有這 些後天的優勢的話,持續下去便很有可能增加群體衝突、法律爭拗、甚至是恐怖襲擊的風險。這裡說得稍為政治正確一點而有所保留,但這些全都可以是數以千億計 的財政負擔。由這裡你可以舉一反三想到更多例子。

不再說太多好說話了,免得引來好事之徒罵我五毛黨、河蟹鳥之類。對,香港還有樓價高企、空氣污染、交通擠塞等大問題。這些大部分都是因為人口稠密而引起,而我對此也沒有一刀切的解決方法。但相信我,只有好的城市才可以一直吸引到各地的人們來居住、工作。

假設你是在2009年出生的話,你有大概三分一的機會在印度或者中國出生、11%的機會在尼日利亞、巴基斯坦或者印尼出生。在香港呢?0.04%。

所以你如果是有幸一出世就生在香港的話,這天請閉起張嘴,然後好好感受一下這片土地。

tl;dr – 香港比你想像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