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午夜巴黎》 Midnight in Paris

看Woody Allen的電影,就要忍受他的聲音。

當我看著Hemingway對著鏡頭說了兩分鐘說話,Woody Allen的聲音就不其然會在我腦海響起。而Owen Wilson飾演那個給未婚妻踩上心口也沒脾氣的作家,就更像Woody Allen在自說自話。對,Lost Generation 跟Belle Époque 的人物眼花撩亂,肚裡少點墨水的人看時都跟不上節奏。但有關「過去是否比現在好」這個主旨,卻像中學生朗誦般在觀眾耳邊鏗鏘道來。聰明的導演怕蠢觀眾、但 聰明的觀眾卻怕喋喋不休的導演。《迷失決勝分》如是、《情迷巴塞隆拿》也如是。不是說不喜歡這電影(更不是說不喜歡Woody Allen),而是好電影沒留白想像的空間,卻難免會有點失落。

另一個看得滿不是味兒的地方,就是荷里活電影終歸是荷里活電影。美國人只要一開拍法國取景的電影,便少不免要強調美國跟法國的文代對立。而更甚者,在這電影裡,美國人才是主流、懂說英語(美語?)的人才能發言。Hemingway、 Fitzgerald和Stein才是出口成文的智者、Cole Porter的英文歌曲才能貫徹全片;剩下的Picasso是只懂畫畫跟做愛的啞巴、Dalí 跟Man Ray是終日都活在超現實主義的笑匠、Gauguin跟Degas則是色迷心竅的老頭、而Juan Belmonte 跟Matisse都淪為沒對白配角。Adriana跟最後遇見的Gabrielle也是懂說英文才能跟主角搭上,那究竟Gil喜歡的是巴黎、還是由美國人堆砌出來的巴黎佈景板?

當然,好的東西還是要讚。 劇本是九十年代的劇本──主人翁自己才能進入的奇幻空間;想跟最信任的人的分享,卻被當作瘋子看待。諸如此類,在Woody Allen手上還是戲味盎然。未婚妻跟Paul的秘密,要讓Hemingway來道破,也有點神來之筆。還有Owen Wilson,沒有一張俊臉、但不拍笑片時比Jim Carrey 還要好(Owen Wilson跟Adrien Brody的The Darjeeling Limited,還有人記得嗎?)。其他種種,別人說了的我也不必重複一遍了。

但再說一次:不是說不喜歡這電影。只是讚的評論看太多聽太膩、連電台那個不懂得Fitzgerald是誰的人都可以大吹大擂,所以忍不住說多兩句別人沒說的。
See also:
Move Review – The Old Ennui and the Lost Generation
這雙手雖然小: 《情迷午夜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