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報的習慣

由現在起,請盡快戒掉。

在大眾傳媒工作的幾位朋友看完了這篇之後,大概要把我殺之而後快。但且刀下留人,宣揚不看報紙的在下不是第一人,李天命如是、張五常也如是。這不是中學時老師常叫我們習慣閱報的年代,而是各種糾纏不淸的社會問題,需要找個小人畫公仔畫出腸。而我就當那個小人好了。

1.報紙偏好報憂不報喜。這也是(印象中)李天命博士的論點。每天起床、伸伸懶腰、煮個咖啡,微藍的天空下是一陣愜意的秋風。然而打開報紙,看見的不是廿死過百傷,便是示威遊行暴力衝突。關心身邊發生的天災人禍、政治民生的確無可厚非,但真的需要每個朝早都這麼沉重、這麼血腥嗎?香港人工作已經夠繁重、地鐵車廂已經夠擠擁,為何在早上不聽聽smooth jazz、看看三島由紀夫的小說呢?

2.報紙新聞對讀者並無切身關係 。回想十多年前,報紙主要報道本地新聞。就算皮毛如雞鴨瓜蔬的價格升跌,也總算是有用的新聞。現在資訊氾濫缺堤,新聞可以隨手拈來。奧地利有禁室培慾獸父、美國有五胞胎母親、四川有雙頭女嬰、香港也有一年讀四千本書的小孩。你可能問:這些跟我何干?對,這些跟我們風馬牛不相及,只是一份報紙賣了這麼多版廣告,總要東拼西湊一些新聞塞進去。統計學說,只要樣本數夠大的話,總可以找到五胞胎或者雙頭嬰,並沒有甚麼重要到需要去報導。

3.報紙渲染新聞。太陽底下無新事,從前的新聞看了便算。現在文字報導加上電腦圖像,煽情荒謬兼而有之。爆頭斷腳的圖片最好佔半頁,不夠誇張可以用字體尺寸幫忙──七吋高鮮紅色字體作封面誰能夠錯過?發生甚麼事情都好,重要的是要叫人下台。最後找個港大法學教授或者城大社會學主任出來說句話,整篇文章的矯柔造作便好像變得理所當然。要是找不到學者的話,還可以節錄網上討論區甚麼網民「fatcat1989」或者「少女情懷得得B」的說話。這樣一來連最基本旳文責都不用負了。

4. 報紙立場不再中立。在政治上各報章有不同的取態,過百年來舉世皆然。在經濟上,取決於不同政治立場的不同理念,也可能有靠邊站的情況。但香港的情況是新聞事無大小,背後皆有既定偏見。所有風化案被告都是獸師、毒男、淫父,完全漠視 “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 的法律精神及基本人權;所有自殺案的事主都是品學兼優、孝順父母的有為青年,我們這些尚未自殺的大概都是社會餘孽。

現在就連娛樂報道也不能幸免。只要是某報章所屬集團旗下的藝人,該報一定偏袒護短、而另一敵對報章則必會瘡疤盡揭。還有某尚算中立的報章,近日其記者被警察抓到非法進入政府總部後,該報便一改立場、一連數天極盡挖苦之能耐大罵政府。

而且報章需要討好廣告商、亦要討好讀者。廣告稙入跟膳稿愈趨普遍,廣告、娛樂及新聞的界線愈來愈模糊。廣告當財經、風月當娛樂、娛樂當頭條的例子俯拾皆是。各黨各派又借報紙作大聲公之用,而報紙卻又樂意搬字過紙。免費報紙的盛行則讓這些潛規則變本加厲。

更要命的是,要是哪一天有哪些重要的新聞我們因為沒有讀報而錯過了的話,大概不消半日便可以在各大社交網絡看得到。網上世界就是一個由讀者去做編輯的傳播媒介。網絡愈來愈發達,報紙的質素卻愈往後退,到關門大吉的那一天,怪不了誰。

tl;dr – 舊時鼓勵閱報的習慣已經過時。把時間放到其他有益身心的活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