丟掉你的白襪(和白色內褲)

小故事一:某大學畢業生第一天到某Big 4會計師樓上班,上司向同事介紹這位畢業生時這樣說:「這位就是我跟大家提及過的『白襪仔』。面試時頗乖巧的,要不然也不會請他。」

人生最重要的東西,大概都不會從學校或者父母身上學到。香港學生接受了九年(現在的十二年)免費教育,也理所當然的接受了九年的潛移默化。白襪是一開始的預設模式,不見得往後就不能改變一下?教育制度下要求的是規範,而不是一成不變地盲目遵從。

一直都慶幸自己在一所作風開明的中學就讀。中三的時候就把白襪通通都丟掉,至今再沒有買過白色的襪子。年少時無才可恃也傲物,碰到鄰近中學的學生,少不免跟 同學評頭品足一番。最常取笑的對象是鄰校「白襪」襯「吊腳褲」的男生。對他們來說,這社會大概還是一個沒有黑暗面的大同世界烏托邦。但在我們黑襪人眼中, 這裡明明是個現實而殘酷的社會,而白襪人就像未經過社會洗禮過的處男。

潮流和傳統可以隨時代變遷,路易十四跟David Bowie都可以穿高跟鞋、喇叭褲也可以每十年回歸一次,哪怕有一天白襪子來個大復興,把其他顏色的襪子殺個片甲不留。但在那一天之前,穿白襪上班仍然是被解讀為不成熟、不專業的表現(除非你是職業網球手)。

若果有感我在這事情上小題大做的朋友請繼續讀下去。

小 故事二:某男生跟一女生約會了數次,情投意合下便在一次約會後一起到了男生的家。過程不多細說,重點是女生在床上看到了男生穿著那條帶點微黃污垢的白色內 褲後,便大剎雅興地回家,再也沒有找過那個男生。比第一個故事裡的大學畢業生更不幸的是,那男生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犯了甚麼錯——直到他從另一個男生口中聽 到自己的故事。那時候那個女生大概已經把白色內褲的故事分享了給所有Facebook的朋友跟各大小討論區的好事之徒。

這故事的教訓是甚麼?就是你不是他媽的Calvin Klein 模特兒,新簇的白襪白褲穿上去拍一個硬照就可以換掉。殘酷世界裡,白襪子跟白色內褲穿多一天也嫌多。

tl;dr – 不要著白襪。

See also: 4 Reasons Men Can’t Wear White 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