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de

投訴「投訴文化」

短文一篇。

教師:不達標、教學不力……

總之學生成不了下一個李嘉誠,便一定是教師的錯。難得有教授站出來說一句「怪獸家長」,卻不料掀起牽連大波,恐怕是低估了怪獸家長的威力。一下子被罵口不擇言、不負責任、侮辱家長、枉為人師……教授不當也罷。「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大學之道可不是在為職,在糧餉。

最好大學增設必修科:如何為人父母。

消防員:歎慢板、效率如螞蟻……

三級火、四級火,只是數目遊戲。各方驚魂未定,便有人走出來指著消防員的鼻子說他們效率慢。誰不知那天三級火的時候,動員、消防喉、煙帽隊數目都已經達到四級火的標準(1)。九個人不幸死去,大家便爭崩頭要指責誰要去負責;四十七位居民被救出,卻沒有人走出來為出生入死的消防員鼓一下掌。

還未計那些八號風球去大浪灣滑水,最後卻要救生員/消防員去營救的人。是自私還是甚麼?

醫生:誤診、走漏眼、開錯藥……

一個普通接受香港教育的醫生,高考至少2A、花五年時間在醫學院、再加上至少七年考上專科資格。為甚麼非要這麼高要求不可?其一當然是因為人命攸關;其二卻正正是因為做醫生不是朝九晚五打咭上班下班的工作。每一個徵狀都可以有不同的診斷,每一個手術都有不同的風險,每一個處方都有不同的副作用。病人進了醫院,沒有一個醫生可以拍心口,說病人一定可以平安出院。

事實上,醫療事故一直都存在。只不過近年醫療系統增加透明度,再加上傳媒渲染,家屬便動輒投訴醫生/醫院,也不顧是否醫療事故(Medical malpractice)。

警察:濫用暴力、政治檢控……

相比起醫生救人、警察每天冒著生命危險去服務市民,其實也不遑多讓。對,他們不是無時無刻都跟匪徒對峙。可是是誰在每一個凌晨、每一個星期日、每一個公眾假期在街上巡邏、維持秩序?退一步而言,要對付一個左衝右突的示威者,究竟需要多少個警察去阻止?那不是十個蓋十個煲的問題,而是近乎於圍棋的哲學--而且再想清楚,警力大概要以幾何級數增長,才能有效地阻止示威者。

幸好,我們警察只得胡椒噴霧。警棍、橡膠子彈、電槍、水炮、催淚彈等還未有用武之地。示威者繼續肢體衝撞、又或者出現回歸後第一枚氣油彈,目的只是為了在新聞報章曝光的十五秒時,你說警察又應該如何應對呢?

教師、消防員、醫生、警察,還有入境、海關、廉政公署,我都有朋友在那邊工作。大部份其實可能都沒有甚麼服務市民的使命感。

不過這社會還是欠你們一個掌聲。

(1):香港火警分級制度。又,引自九龍消防總區副消防總長司徒日新:「一般三級火可派遣八十七名人員到場,當日則有一百七十二人到場,升上四級火時,在場消防員更達三百人,按標準則為一百零五人,所以人車及資源已超過四級火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