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你在「讚」甚麼嗎?

閒時在Facebook 上「讚」別人的相片、留言,似乎已經成為了社交網絡的一種趨勢。好此道者,不妨再在Facebook 上「分享」、在Twitter 上 retweet、在Google 上+1、在Reddit 上upvote…… 活躍於社交網絡本身並無不妥,但當中的「讚好」文化潛在了不少壞處,以下綜合成三個重點。每個重點在不同的層面上各有眼下難以估計的影響,不能不察。

要「讚好」的究竟是甚麼?

一個小小的「讚好」按鈕,其實大大減低了分享者與瀏覽者雙方的互動。除非你寫的留言就是短短的一個「讚」字,否則任何一則留言都應該比「Like」帶有更有意義的訊息。而且「讚好」是單一而極之籠統的溝通模式,絕對比不起幾千年至幾萬年來演化出來的各國語言。當我說「祖父過身了、請早日安息。」而有人「讚好」,他們讚好的是希望我祖父早日安息、還是樂於看見我祖父過身?另一個例子:「示威者公民抗命 警察使用胡椒噴霧」,究竟那些人讚的是公民抗命的示威者、抑或是使用胡椒噴霧的警察?

退一步而言,要是你讚好的或者分享的,並不是上述那種只包含兩種相反訊息的命題時,那又如何區分不同程度的認同或喜愛或支持?就以KONY 2012的影片作例子。讚好的人是同情烏干達的兒童、認同Invisible Children的行動、支持美軍出兵、還是只代表「我已經花了三十分鐘看那段影片」?你所能做到的,就只是All-or-nothing 地接受或拒絕其所有觀點,而不能根據個人看法而調整既有的立場。那是人類溝通語言上的一種退化。這種溝通方式的退化,群眾的取態容易被騎劫。比方說KONY 2012的影片有一百萬人「讚好」,卻被相關組織解讀成(比方說)一百萬人「支持美國出兵烏干達」。取態被扭曲的你,如何可以說明自己「讚好」的真正用意?(巧合地,該影片於YouTube上不能留言。)

寫甚麼才會被「讚好」?

有25個「讚」的相片是否比只有10個「讚」的相片好看?有100個「讚」的文章是否比有10個「讚」的文章好看十倍?要是你今天辛苦整作了一段影片,你的700個朋友沒有一個讚好的話,你會否感到沮喪?如果以上答案皆否的話,為甚麼我們現在在網絡上看到的東西,愈來愈多是為了被讚而寫、而拍?

在此要點上,Neil Strauss在WSJ上的文章 “The Insidious Evils of ‘Like’ Culture” 寫得更加詳細。簡言之,網絡世界原是一個各抒己見的平台,正反兩方的聲音各有其空間。但自從「讚好」文化成為主流後,一個「讚」字就像對表演者的一下掌聲。人們開始跟隨那些叫好叫座的人的思維,然後集中製作相近的東西。最後每個人都缺乏改變的力量,缺乏王爾德那種 “One of the first requisites of sanity is to disagree with three-fourths of the British public”的那種氣概。最後每個人都擁抱著自己手裡的那些「讚」,但整個社交網絡便只充斥著單一文化。

近年中西文化中最易察覺的單一文化,就是挖苦(sarcasm)。改圖、「抽水」比寫文章(例如此演繹性文章)更受歡迎,所以便愈來愈多人捨難取易去迎合單一文化。

「讚好」了之後要看甚麼? 

看倌可能不知道,按下「讚好」或者「+1」對往後的用家體驗(user experience)有甚麼影響。其實Facebook、Google 及其他社交網絡已經開始根據用家過往的選擇而篩選內容。其中Google 的便根據電腦硬件(e.g. PC/Notebook/iPhone)、操作系统(e.g. Windows Vista/OS X Lion/Ubuntu)、用家所在地等57個不同因素去決定搜尋結果。而用家以往曾經「+1」過的網站便是其中一個因素。你可以現在用自己家裡的電腦的搜尋結果,跟朋友手機的搜尋結果去比較一下。

這代表甚麼?這代表不單只人們製作的東西趨向單一文化,而且我們在Facebook 或者Google 上的內容也愈來愈趨向我們本身喜愛的文化。我們不會再看到反對的意見,不會再看見新觧的事物。本身是龐大的單一互聯網,最後卻變成因個人化而切割成群的虛擬分離社會。

更令人無所適從的是,這些個人化篩選方法已經不受用家控制。用家不能「關閉」這些個人化篩選而轉回成「標準」 內容或者「標準」 搜尋結果--因為Google 已經再沒有「標準」 搜尋結果了。

帶出了三個問題,眼下卻苦想不到好的答案。反而異想天開,心想要是我在Facebook「讚好」的女生相片夠多的話,不知道Facebook 會否有一天可以給我篩選一個夢中情人。想起也令人不寒而慄。

See Al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