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閑記——夾Band

俗語有謂「Friend過打Band」,意思大概就是兩個人的友誼比一起玩音樂的人更加深厚。

可是這是個不太美麗的誤會。其實玩音樂、搞樂隊的人,雖然千千闕歌後,還是友共情不變。但當中的過程卻兒戲得很,大夥兒嬉皮笑臉便胡混過去了。

但這確是我(們)的快樂時代。

首先,那時候玩音樂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溝女」。學校裡要不是四十二吋胸的泳壇健將、就是六呎高的籃球高手。還有一些是天生就靠外表優勢。不過其實這一群我們怎也鬥不過——因為再過兩年這些朋友便相繼進入娛樂圈,真的靠一張臉糊口。剩下的我們這一群其貌不揚,又不甘心在學校裡讀書只是求分數的,便找來夾band這個好藉口。

其次,你身邊的朋友不會剛好有一個結他手、一個低音結他手、一個鼓手、一個主音。最常見到的組合應該是十二個結他手、兩個鼓手、然後沒人願意當低音結也手、還有三個只喜愛唱流行曲的朋友,而且只有其中一個算得上是五音完備。還未計堅持要彈鋼琴或者吹色士風的那一個。

好了,找齊人搞一隊樂隊。唱甚麼歌?問題來了。

那些年CD是主流、可惜不能複製。我學結他的初期還在用錄音帶。當然還有電台節目——叱咤903 Inti 的《組Band時間》(1)。MD音色好,後來就大夥兒一起轉用了。可是要找一首大家都聽過、大家都喜歡、大家都懂如何玩的,卻不像Google跟Youtube大行其道的今天般可以同日而語了。要是你問我Led Zepplin 有甚麼歌好聽,一下子我真的答不上來——因為我的錄音帶(到現在的iPhone)就只有一首Stairway To Heaven 啊!怎麼像現在的人,聽到一首動人的歌,便可以立即把那歌手的所有大碟下載回來聽。

這也是我們一直都在玩老歌的原因。Beyond 的光輝歲月、Eagles 的Hotel Coliforina、Led Zepplin 的Stairway To Heaven、U2 的With or Without You、Eric Clapton 的Tears in Heaven……不然就是三個和弦就算是一首歌的Nirvana或者其他Britpop。Queen 的Bohemian Rhapsody 當然是經典,但是身邊好像沒有人懂得彈完整首歌。但最起碼三五個人走在一起,上述的總會有一兩首大家都懂的。

可是說穿了,「大家都懂」不等於女生都懂。誰要去管Punk跟Grunge 的分別?事實上,那年紀的女生根本不懂得音樂,而她們的唯一的標準就是「咦,呢個幾靚仔喎!」

所以那個年頭、在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辦的校際音樂會,我們寫了自己的歌還要是打頭炮出場,受歡迎程度還遠遠不如同是敝校出品的兩位師兄:載歌載舞還encore了兩次的王友良,與當時還未懂得唱歌而只負責做主持、擁有四十二吋胸的方力申。

要是那時候參加了泳隊的話,跟鄧麗欣好好戀愛的也許是我呢——還有誰要去一直爭論Radiohead 最好的大碟究竟是The Bends 還是 OK Computer?

 

女校生看到會倒抽涼氣、男校生看到會會心微笑。每次聚會提起那些年,怎樣說也是一段快樂時光。我在想,為甚麼不把這些故事寫下來呢?(1): 下筆才發現這節目已經在09年結束了。

是為少閑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