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Questionable

今天的蘋果狂熱,比十多年前Mac vs PC的年代尤甚。就算撇開喬布斯的個人事跡不計,蘋果用家的狂熱似乎仍舊有點不論客觀因素的歇斯底里。甚至翻閱維基百科,那調子也不少偏頗。

就讓我從頭說起吧。

Good-1977 年的Apple II 絕對是當年個人電腦中最大的改革。

Bad-也許我們現在可以同意,Apple II 大部份都功勞應該歸於Steve Wozniak。

Good-1984年Macintosh開售時於Super Bowl 的廣告,用George Orwell 的著名小說《一九八四》作引子,廣告界(literally)可一不可再的經典。

Questionable-蘋果跟微軟的競爭就由當年而起。圖形使用者介面(Graphical User Interface)是當年一大突破,箇中的骨幹直到三十年後的今天仍然被普遍採用。但就如我所言,連維基百科也沒有中肯的論調。以我跟其他「紅褲子」出身的IT人所見,其實蘋果跟微軟的GUI 都是抄襲 Xerox PARC。不過前者後來挖角了Xerox 的員工,才開始發展成之後四年與微軟之間的官司。法庭最後裁定微軟沒有侵權。

Bad-後來很多人認為,其實Macintosh也只算是Jef Raskin 及Xerox PARC 團隊的成品,直至後來喬布斯迫走了Jef Raskin,Macintosh便成了喬布斯的孩子了。

Bad-蘋果當年最大的敗仗,是堅持走硬件路線。他們認為硬件(蘋果電腦)才賣錢,軟件(作業系統)只應附於蘋果電腦售賣。及後微軟跟IBM、Intel 等合作,讓出Windows 在它們的硬件上運作,加上其他硬件、軟件周邊開發商靠向Windows,蘋果結果兵敗如山倒。

Bad-還有人記得Newton 嘛?那是早產了二十年的iPad。

Good-喬布斯於1997年回歸後,有些人也許已經忘記了第一件讓蘋果起死回生的產品了。那當然不是iPod,而是iMac G3。Macintosh外型從來不算討好,但PC因應硬件格式的需要,也是四平八穩的毫無新意。是iMac G3大膽彩色流線型的設計,才讓所有人的眼光再次轉過來。至於廿一世紀後又以黑白銀走pretentious路線,則是後話。

Good-蘋果另一個做對的事,是於同年得到微軟一億五千萬美元的投資,兼且獲得微軟肯首,開發Macintosh版的Microsoft Office。

Bad-很多蘋果粉絲現在會說,這金額實在是微不足道。但請不要忘記,當年蘋果市值23億美元(微軟市值1,640億)。一億五千萬美元的投資,已經等於蘋果6%的市值。加上微軟開發Macintosh版的Microsoft Office,意義上的支持比實質金額上的支持大很多很多。

Good-還記得Jeff Han 2006年在TED上演示有關多觸式屏幕的突破嗎?2007年中,蘋果就已經使用這技術推出第一代iPhone。當年對手莫說食塵、連車尾燈都見唔到。

Questionable-堅持HTML5才是網路上的王道正統,全線封殺Flash。好處是我們再不用活於「後科網泡沫時期」大量Flash介面的陰影下。但Mark Zuckerberg曾經說過,集中投資在HTML5(而非手機程式),是他其中一個最大的錯誤(還記得Facebook 當年的手機程式日日當機嗎?)。

Questionable-趕走了Flash,卻換來了大量的手機程式。雖然蘋果從App Store賺過盤滿鉢滿,但iOS 程式、Android 程式、流動網頁(Mobile Web)的設計從此分道揚鑣,GUI 從未如此困擾過。

Bad-Android及跟Android 兼容的手機之興起,多得蘋果再次犯下相同的錯誤。他(們)再次認為硬件(iPhone)才賣錢,軟件(iOS)只應附於iPhone售賣。Android 坐大,跟當年Windows 坐大幾近一樣。

Bad-因為同樣原則,蘋果堅持iPhone用家走上anti user-friendly的路。電池不可更換、接駁電腦必須經過iTunes、沒有SD Card 相容插口……而數據、電源插頭完全摒棄USB制式。歐盟即將通過於2017年強制所有流動裝置使用USB制式的法案,但蘋果至今仍然是無動於衷。

正是欲知後事如何,還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