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耀明:我是同性戀者

上一次看演唱會時流淚是何時?不記得了。

聽《今天應該很高興》沒有哭、最後聽《石頭記》也沒有哭。只是覺得黃耀明有點失場、有點拘謹。

到他唱完《忘記他是她》和《禁色》後,謎底終於解開了。旁邊的朋友還一直在問:「這兩首歌不是分明在說同志嗎?」對,一九八八年陳少琪寫了《禁色》、八九年周耀煇又寫了《忘記他是她》,還不夠清楚嗎?抑或是娛樂版的記者全都是文盲?好了,字幕打出來,你看到了吧。還要問嘛?原來他們不是文盲,是盲的。好,大聲說給你們聽好了。

今天晚上,明哥在紅磡體育館三萬多人前宣佈:「要是你們說的同志是地下黨那種的話,我不是同志。但我是同性戀者。我喜歡男人。我是G-A-Y-Gay。我希望所有同性戀者都不用像《禁色》的歌詞般『讓我就此消失這晚風雨內,可再生在某夢幻年代』,因為現在經已是二十一世紀。

他說到「我是同性戀者」時,我站了起來,一邊拍手、一邊哭了。二十五年,過去承受的壓力還會少嗎?熬過了那段日子,其實這次二十五週年也可以支吾敷衍了事。反正他倆已經早過了黃金歲月,演唱會過後也不用出來應酬傳媒。可是,他選擇了坦誠宣佈。壓力大嗎?我在台下只是聽他說出來,已經心神激盪,良久不能平復;他在台上面對這麼多人,說一番從來沒有香港藝人說過的話,又能夠冷靜下來嗎?

有些藝人選擇十數年來不談私事;有些藝人選擇每逄演唱會便拿感情事出來當新聞;有些藝人連承認跟那誰去食個晚飯的勇氣也沒有。黃耀明等了二十五年,等到了今晚。他選擇了叫娛樂記者閉嘴。對,也許他往後又要承受不同的壓力,但起碼你們再沒有八卦新聞可以寫了、你們真的要寫一下達明一派的音樂了。黃耀明,今天我見證了這一刻--你羸得了戀愛的自由、羸得了我們的掌聲、羸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最後,希望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同性戀者不用再向大家宣佈他們是同性戀者--就像異性戀者不用向其他人高呼他們是異性戀者一樣

今夜星光燦爛。立此存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