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新黑暗時代

今早,梁振英先生當選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四任行政長官。四個月前的推測不幸言中。跟著這五年,究竟是禍是福?

輿論、報章、身邊的朋友,在最後一週裡關心的都是「西環治港」、「一個兩制終結」、「梁振英是否共產黨員」等。那是自一九八五年《中英聯合聲明 》簽署生效以來近三十年的「中國恐懼」。那是奇哉怪也。要是唐英年沒有僭建風波的話,西環人還不是會「指導」民建聯等其他親中團體去投唐英年一票?票歸哪一邊,西環的影響力都一直存在,不用到這一天才擔心。反而梁振英持續的高民望才讓我百思不得其解。後來某人跟我說了一句說話,才知道香港的新黑暗時代可以有多可怕:「梁振英當選,樓價才有機會顯著下跌,大家才有機會買樓啊。」

原來大家所要害怕的,不是共產黨、不是西環、不是梁振英,而是心中那隻鬼。

練乙錚經已提出過「板塊論」--唐代表一線地產商、一線財團及回歸後的主流親中陣營;而梁則代表二線地產商跟財團,以及回歸後的邊緣親中陣營:

「唐代表以保守既得利益為要事的本地最大財團板塊;若他上台,則香港經濟運作模式及板塊狀況變化不會大,地產霸權繼續當道,股照炒、馬照跑仍將是最真實寫照;梁營後面的板塊受強壓是意中事,但對全局的影響不大。反過來說,若梁當選,香港經濟生態很可能急變,因為他代表的板塊有了機會反客為主當一哥,一定大刀闊斧改變現狀;若此派財力不足,支持他的中資機構一定盡力趁機上位,恒指進一步染紅。」(信報財經新聞 2012年2月29日)

板塊論與某些香港市民的想法不謀而合。梁主事的話,香港必亂。資源分配重新洗牌,趁此機會上位的便是勝方。所以往後五年,不外乎以下三個情況:

一,梁對支持者承諾(或明示暗示)的「洗牌」賴帳。一線板塊還是企穏,二線財團還是上位無望。升斗市民也撿不到便宜。這還不算是甚麼黑暗時代,只算是香港回歸十五年寫照的延續。

二,梁回應對支持者承諾(或明示暗示)的「洗牌」而落實改革。一線板塊利益減少、影響減弱,二線財團則乘內亂上位。升斗市民想撿便宜,卻發現所謂的「洗牌」遊戲沒邀請他們。樓市沒有大跌、福利沒有增加,一切轉變原來只限於暗裡較勁的小圈子,與一般市民無緣。此情況是眼下所見的學者最擔心的。上層社會成亂局,各自為政;基層市民期望落空,示威抗議愈演愈烈。這樣對誰都沒好處。

三,梁回應對支持者承諾(或明示暗示)的「洗牌」而落實改革,升斗市民亦從而受惠。香港內耗五年,福利主義抬頭,所謂的競爭優勢從此成為歷史教科書的材料。又因為五年後所謂的普選特首,一、二線板塊對第五屆特首人選的控制權減弱,2017年前的「霸地盤」舉動勢必加劇。而因為市民嘗到梁的甜頭,到2017年一人一票選出來的特首,必然是個政治明星--短期民望高、承諾大量基層福利,但卻沒有行政經驗的人選。不要忘記,到那時候大部份的政治改革經已塵埃落定。民主派再不能只用「雙普選」、「廿三條立法」等議題來爭取支持。沒有了政治議題,民主、親中兩派在經濟議題上其實都是極之左傾。香港百多年來賴以為生的自由經濟、資本主義贏不到的選票。似乎這才是香港將會出現的黑暗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