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三星、專利權與非自由市場經濟

蘋果跟三星有關對方侵犯自己專利權的官司打了幾年,總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美國輿論比較一面倒支持蘋果,亞洲區的取態則有點模棱兩可。可是換個角度看,其實非常簡單,我私下跟幾個朋友談論過,他們都說我應該寫出來。其實說穿了很簡單,只是將張五常有關非自由市場的經濟推論下去,專利權的官司看來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

先簡單說一下專利權。發明有價,但往往也需要高昂的研究、開發成本。所以你可以用商業秘密的方法來保護(如可口可樂的秘方)、也可以用專利權的方法來用法律保護。兩方法各有利弊:商業秘密可以一直保存,而專利權有時限(平均十七至廿五年);商業秘密不用公開,而專利權卻要註冊、把所有秘密詳細地記錄下來(否則別人怎知道有沒有侵犯專利?);商業秘密泄漏了就再沒有法律保障,但專利權卻可以從法律途徑追討。通常容易reverse engineer 的發明會用專利權去保護(例如手機零件)、難去reverse engineer 的發明會商業秘密保護。詳細的分析可以看家傳戶曉的《賣桔者言》。

專利權於經濟上的困難之處,在於對人類的貢獻跟對發明者的利益間的平衡。如果車輪的發明專利權無年限,每製造一輛車都要繳付高昂的專利費用給發明者,那對人類進步則是一大障礙。「舊科技」的平衡點是十七年,但新科技一日千里,兩年內沒有專利的幫助,很可能就被淘汰。

來到這裡,先跳去說一下非自由市場經濟。張五常說,不同的制度產生不同的經濟。自由市場的交易成本往往最低,但非自由市場經濟下,實際運作上的交易成本也將會是該制度下最低的交易成本。幾年前一篇以香港的士為例的文章已作解釋:的士價格由政府所訂,不是自由市場、不能隨市場供求改變價格。但非繁忙時間司機設法減(八折的)、繁忙時間乘客設法加(電召的士再加「貼士」),雖然比自由市場麻煩(=交易成本較高),但在競爭下交易成本必然會降至制度下最可能達至的最低點。

自由市場是一種制度、政府干預是另一種制度、法律保護也是一種制度。蘋果、三星所用的,是一種新的交易制度--公然犯法的交易制度。

假設蘋果發明了一項手機零件,註冊了專利。三星不能在自由市場下買到這發明(蘋果可能作價數百億、或者根本不賣)、政府在這情況下不會干預自由市場、而法律只保護了發明者(因為前述有關新科技的專利期可能偏長的問題)。三星唯一的交易市場,是公然侵權(reverse engineer 對方的手機、或者高薪挖角),然後雙方派律師交手。三星也有機會有發明專利,而蘋果也可以公然侵權(不要忘記,要拿到專利權,發明的細節須要公開)。你說,律師費用、打官司的時間等等,所花的錢數以千萬計,那成本豈非十分高昂?對,但那是所有制度的組合(市場、政府、法律等)下最低交易成本的一個方法。如果他們任何一方不採用這策略,大有可能倒閉,那不是比打官司的成本更高嗎?也正因為此方法的「最低交易成本」也是如此高昂,所以才只有蘋果和三星這樣規模的公司,才能承擔使用這一方法的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