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高牆與雞蛋都不屑與你為伍⋯⋯論立場新聞之迴響

利申:前《主場新聞》博客,經朋友穿針引線下跟蔡東豪談過一次電話。我還記得那時候我跟他說:「我文章內的政治觀點與取態未必跟你一樣。」他說:「我們幾個(即他、梁文道跟劉細良)的政治立場你應該清楚,但我們不會干涉你的文章的立場。」

就這樣過了差不多三年。由全盛時期每日只看《主場新聞》經已足夠,到過去幾個星期終於習慣了沒有《主場》的生活,又聽聞蔡東豪辭去精電國際行政總裁,到鍾沛權先生電郵告知《立場新聞》的誕生,很多人應該百感交集。

眼下民情的反彈,也許在蔡的意料之外。現在讓我也滲一腳,看看幾星期後情況何如:

  • 今天的恨、是昨天的愛。《主場新聞》曾經是本地新媒體的希望,蔡也明言想打造成香港的The Huffington Post。當天《主場》結束之時,很大部份的決定、原因、理據都是沿於蔡一人(或者至少表面上看是如此)。由希望變成失望,再加上幾個月來積下來要說的話,當然說得難聽。
  • 時間太過巧合。《主場》在佔中前結束、《立場》在佔中後開始。網站草草了事也罷,但佔中期間,《主場新聞》連一個半個Facebook更新也欠奉,對於佔中時力竭聲嘶、出錢出力的人來說,當然滿不是味兒,也會質疑《立場》往後的立場(假如再有佔中或相類的大型示威活動,《立場》會否退讓?)
  • 究竟在蔡東豪身上發生了甚麼事,令他感到恐懼?現在又為甚麼不再恐懼?如果未來有類似的事情發生在他身上,他又會否再次恐懼?很多人會說他欠了大家一個答案。我不相信這問題會有答案。
  • 鍵盤戰士總是無畏無懼,因為他們沒有甚麼東西可輸、也可能未見識過真正的politics。越站得高、跌得越重,這點我是體諒蔡東豪的。無畏無懼不是強者,懂得畏懼卻仍然站出來的才是。
  • 蔡東豪是否為錢而搞新聞,我不知道。從前《主場》我沒有想過這問題,現在《立場》以信託模式經營,對我而言關係也不大。只要有一個平台讓大家發聲,賺錢當然比不賺錢好,但這不應成為攻擊《立場》的理據。
  • 很多人說現在支持《立場》的人是蔡的盲忠、死士。我不認同。相反,我相信現在很多反對《立場》的人是針對蔡個人。《立場》還未正式營運,為甚麼同路人先打同路人?這令我想起某激進黨派的議員和支持者,打壓泛民比打壓建制派更加落力,為的卻只是選票(拉攏溫和泛民派選民比拉攏建制派選民容易)。希望這些人看到《立場》正式推出時的新聞後,才多作評論。
  • 最後,我是《主場》的博客、散場時我是被動。《立場》成立,有機會的話我也會繼續供稿、但《立場》被罵時我也是被動。要是有意見的話,可以直接指出文章內的錯處,無謂人身攻擊。
  • 蔡也應該留意一下這幾天的迴響。就算單純以政治理念或單純以商業角度考慮,現在的環境都不是最理想。

這兩個月,「無畏無懼」、「有種責任」、「勿忘初衷」等口號喊得多了,也許都真的有點忘了初衷。「左膠」一詞也被濫用了,彷彿誰不認同自己的觀點就是「左膠」。

或者大家冷靜下來,對整場運動更有好處。

補充:成文之時,《立場》 的Facebook Page 跟網站都像受到網路攻擊。我請想問一下,《立場》不能成事,誰的笑聲最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