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M+ 將不成氣候

如果硬要將香港跟紐約、倫敦、東京、悉尼比較的話,香港最弱的一環,必然是對藝術發展的重視程度。

M+是西九龍文化區的視覺文化博物館。當局近日發佈了希克博士(Dr. Uli Sigg)捐獻的收藏品、亦同時更新了當局其他收藏品。細看清單後,大概不少人會發現當中不乏濫竽充數之作。

M+本身就是一個折衷下的怪胎。不叫視覺藝術館,卻叫視覺文化博物館。像艾未未的作品,在其他國家自然會收藏在藝術館中,因為他的作品(先不論優劣)有藝術上的詮譯空間。可是某些作品,極其量就只像歷史的攝影賸本,在藝術角度上毫無價值。

當局把M+定位在展示二十、廿一世紀中國當代藝術的一個台階。在其時期上(實際上大部份皆屬2000年後這十多年間的收藏品)、地理上(局限於中港)、媒介上(視覺藝術--說白一點就只是攝影藝術)均非常狹隘。

為甚麼談了十多年,最後的成品看來卻像似雞肋?其一,我們沒有深厚的歷史文化背景。一幅畫放在一個歐洲人面前,他大概可以告訴你那是古希臘傳說裡的哪一個故事、或者中世紀哪一個歐洲國家的哪一場戰役,而我們則欠缺這些文化背景。其二,我們沒有雄厚的資金或贊助去支持藝術發展。其三,我們沒有相應的土地規劃去發展藝術項目。就像悉尼的當代藝術館位於市中心最繁忙的地區,而且空間廣闊,能夠展出大型裝置藝術。M+本來就是伴隨著其他地產發展項目,既然不能容納大型藝術品,就只好轉投「視覺藝術」的懷抱。

但撇除了這幾個先天因素,最讓香港落後於其他城市的原因,還是香港人本身。香港人把「襯墟文化」發揚光大,在欣賞藝術層面上也不遑多讓。不管是多年前印象派、清明上河圖展覽,以至近期的畢加索、安迪沃荷展覽,大夥兒總是蜂擁而上,對本地甚至外地的永久展品,卻往往不甚了了。

如此天時、地利、人和皆無的情況,說M+不成氣候,似乎已經夠客氣了。

M+藏品名單
M+希克藏品 – 捐贈藏品名單

另:艾未未手舉中指面對天安門廣場,明明是藝術作品,某報章卻樂得自我審查,硬要把中指打格。自1995年淫褻及不雅審裁處把《新人》銅像列為不雅物品以來十八年,香港竟然仍原地踏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