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視.毛視.樂視(二)

成文時毛記電視剛完滿舉辦了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也許於最主流最主流的路線而言,毛記電視仍然屬於小眾娛樂,但於網絡上產生的話題及漣漪效應,卻可以轉化成實質成效。

《100毛》一直都是走嬉笑怒罵的路線,去年方健儀宣佈毛記電視開台時,大家仍會懷疑是否只是一貫「抽水」之舉。後來播諷刺式新聞(News Satire),又找歌手/藝人去唱改編歌,直至他們戲稱「玩大咗」,舉行諷刺樂壇其他頒獎典禮的「分獎典禮」,才知道他們的野心有多大。

香港電視的購物頻道是將廣告節目化,將產品變成內容。毛記電視卻是節目廣告化,將內容變成產品。Gatsby和Shell贊助的改編歌MV,是擺明車馬的廣告,卻又叫人看得過癮。這種銷售模式,是極端化的植入式廣告(Product Placement),由《100毛》的平面廣告已經開始試用。問題是,自200o年政府放寬《電視(廣告宣傳)規例》中有關植入式廣告的規定後,無綫電視的節目皆劣評如潮:雞汁、鉅記、冰皮月餅等被視為過份硬銷,以當中又以所謂的處境喜劇最為嚴重。兩者為甚麼中間有這樣大的差別?

答案在乎產品的出現,有否影響內容的水準。無線委曲劇情賣廣告的手法視為低著;道地綠茶出現在劉德華的電影裡,未至於無綫那樣低水平,但仍見突兀。占士邦電影系列被行內用以作為植入式廣告的教材,但近年亦開始為人詬病。

反之,毛記緊握水準兩字。比方說,很多人認為「改歌詞」只是流於高登層面的搞笑創作(高登上還有輿論認為毛記「抄撟」)。林日曦填詞出身,可以看得出毛記的歌詞跟一般業餘的改編歌不同。除了韻腳、粵聲入音要保留,平仄「抖氣位」亦要拿捏準確,否則方健儀也不可以抑揚頓挫地唱起《中東與綜》(有關粵語歌歌詞,詳見黃霑《粵語流行曲的發展與興衰:香港流行音樂研究》)。另一個水準,是如何貼緊或創造潮流。如果說「離地」的反義詞是「貼地」的話,可以說《100毛》/毛記是現下最貼地的媒體。當然,貼地是相對的。對中產或草根階層來說,港女、Treegun等未必有相應的共鳴,但打入青年人的市場卻是足夠有餘。

大量品牌正物色新興媒體上的廣告機會,林日曦亦曾經明言現時他們網上的廣告收入,比傳統印刷品的廣告收入為高。且看看毛記電視能否繼續在嬉仿而又不落套俗這條狹窄的路線上游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