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視.毛視.樂視(三)(完)

(樂視剛於今星期把品牌名稱及標誌改掉,從Letv轉成LeEco。)

跟港視和毛視最不同之處,是其龐大的資金支持。樂視的營運預算,從奪得香港未來三年的英超直播權已可見一斑。再加上不斷贊助本地活動,似乎讓港視燒的那三千萬顯得微不足道。另一個有趣的地方,是香港寬頻跟樂視合作。只要成功續約使用其寬頻服務的話,便可以免費獲得樂視盒子,並免費觀看某些頻道六至十二個月。區區也因為這渠道才接觸樂視的節目內容。相比起「越獄版」小米盒子,樂視相對穩定得多,內容亦尚算豐富。加上其他買電話送機頂盒、買電腦送機頂盒的推廣,樂視要用銀彈攻勢去擴展滲透率,也不是難事。

不禁令人感到諷刺的是,香港寬頻乃王維基的「親生仔」,當年被指「賣仔」套現,去經營香港電視。如今香港寬頻卻夥拍樂視,透過互聯網傳送內容,避開了《廣播條例》規管,毋須申請免費或收費電視牌照。王維基在這事情上,是否對新媒體的認識有不足之處?及後再用1.422億元,向中國移動香港購入流動電視牌照,卻發現制式不能支持高清傳送、也不能用於定點播放,不知道有沒有「為鬥氣而鬥氣」的因素在內?如果王維基當時走了樂視這一條路,情況會否比現在更好(或更壞)呢?

樂視卻有一個先天不足之處,就是其中資背景。雖然比較起其他來到香港發展的中資媒體,樂視算是做得比較好的一家:電視節目的字幕,皆使用繁體字;Facebook專頁上,也有香港人用廣東白話管理和對答;其自家製作的劇集,亦有鄧麗欣、陳小春、應采兒等本地藝人。不過要充塞不同類型的節目,便少不免要選取內地製作的節目。香港人對品牌有慣性的二元對立,一旦被定型,除非發生特定大型事故,否則難以再改變。以Uber為例,一開始的宣傳、優惠,往往因為供不應求,引來很多(潛在)用家的反彈。及後政府高調調查、的士司機又抗議,變成市民心目中跟政府、的士司機的對抗面,才將名聲逆轉。樂視除非能夠有類似的特定事故出現,否則任何芝麻蒜皮的小事,都可以被人扣上「中資」的帽子。

綜合而言,港視的處境最惡劣。缺錢窮技,網購生意看來近亦受到網絡及運送的問題,而不斷受到抨擊。捧了王宗堯、卻去了毛記的分獎典禮;賣了香港寬頻、卻引來樂視打對台。毛記走的路最危險,廣告、內容沒有必勝方程式可言,所以每件事情都須投放大量資源。太走低俗偏鋒、亦會嚇怕觀眾和廣告商。反而像《星期三港案》這類微型節目,找來韋家晴(陳志雲)旁述,探討比較認真的議題,似乎更有潛力。至於樂視,有錢萬事足,不過要改變先入為主的觀念,卻需要長線、穩定的宣傳。既然已有一條預設的半直播頻道,便應該多加製作娛樂、綜藝節目,或直播香港各項盛事。

下半年度,如無意外將會有其他傳統免費電視頻道加入戰團。Cliché 一點說,得益的將會是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