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咪咪與黃一山

這篇文章二十年前就應該要記下來了。

那時候大概八、九歲,家人每逄假日都喜歡跟親朋戚友聚會。有好一陣子最常去的是黃埔的私人會所博藝會。不知道現在的情況甚麼樣,但那時候很多明星都會到那裡喝個下午茶之類的。

有一次記得清楚,在博藝會有個甚麼週年晚宴。朱咪咪與黃一山當主持,負責抽獎甚麼的。九十後/海歸/ABC可能不知道他們是誰,先讓我解釋一下。朱咪咪上世紀七十年代是粵語小調歌后,後來在九十年代於電視劇及電影擔演諧角最為人熟悉。黃一山初時為電視節目《 笑星救地球 》的編劇,後來在幕前客串「細龜」,每集最尾被廖偉雄用「笑星拍板」拍頭而一拍成名。簡而言之,兩人就是當諧星配角的好材料。

晚宴到了尾聲,人們開始跟朱咪咪和黃一山合照跟索取簽名。也不知這些賓客隨手可以拿些甚麼東西給他們簽。不知道當時八、九歲的我在想甚麼,只是覺得這班人很可笑。忽然間我老爸叫我去跟他們拍照。我?甚麼?拍照?跟他們?我當然不肯。老爸連拉帶扯迫我就範,我就是不肯跟他們拍照。我不明白為甚麼他那麼希望我跟他們合照,怕是留個念之類吧。他也不明白我為甚麼這麼牛脾氣,不肯跟他們合照。之後挨打少不免,而餘下的晚上都被罰站在晚宴會場外邊。我當時一邊哭,一邊想,這還比跟咪咪與黃一山合照還要好一點。

現在想通了。九歲的時候解釋不了的事情,現在二十九歲來跟老爸解釋好了。不是我故意跟你刁難,可是我從那時候起就有這一點點的傲骨。從前不知道,現在才發現那是天生出來的(即是老爸你遺傳過來的)。不是朱咪咪跟黃一山有甚麼不好,可是我從小一直都相信,我可以幹點甚麼大事。對,到現在仍然這樣相信。所以我不會說,我以甚麼甚麼中學畢業為榮、我以甚麼甚麼大學畢業為榮、我以在那裡工作過為榮。有些人很喜歡掛在嘴邊,但我不 喜歡說,說了也當笑話輕輕帶過。我知道我進過第一流的中學、大學及公司,當然需要感恩。但我不是要坐在這裡叨它們的光。我要等那一天,我所畢業的中學要以我為榮、我所畢業的大學要以我為榮。今天或許不能、明天或許不能,但總會有這一天。那麼跟誰跟誰拍照這些雞毛蒜皮事,我當然不屑去做了。

憑著這樣的想法,才能不謙不卑地面對所有人。這麼簡單的道理,竟然二十年後才寫得出來。

老爸,請看看你的兒子可以走多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