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代議民主到立法會二元分化

續前文《從比例代表制到立法會政治騷》。

民主沒有一個清楚的定義,但投票是一種被普遍認同的方法以達至民主。擁有投票權的人必須具廣範代表性,例如十八歲或以上的香港永久居民。投票可以直接表決議題,但凡事全民投票,交易費用龐大,故大部份民主國家/地區皆用代議民主制來作較高效率的替代。擁有投票權的人選出代議議會的議員,由議員去決定各項議題的投票取向。議員未必於每項議題上都跟其選民的意向一樣,但這是代議民主制所需要作出的妥協。而如果議員不乎合其選民的期望,下一個選舉時選民就會用選票來選擇另一個代議議員。 而議會選舉制度五花八門,香港所用的比例代表制只是其中的鳳毛麟角。

香港(跟許多其他地區)議會的最大問題,就是執政黨跟反對黨二元分化。香港沒有所謂的執政黨,但有對政府題出的議題均唯唯諾諾的親建制政黨。從前早餐派、自由黨還可以手握關鍵少數票,用作跟政府談判的籌碼。但自從一九九九年夏佳理在梁愛詩的不信任動議表決時含淚離席,以抗議他當時所屬的自由黨忽然轉軚投棄權票,香港議會就逐漸失去第三種有影響力的聲音。

對,最理想的議員,是凡事都跟我的取態一樣而投票的議員。泛民事事反對、建制事事點頭,看清楚其實像小學生玩泥沙。所以我對立法會選舉如此冷淡(這是跟D小姐說的)的原因至為明顯:我們所選擇旳,無非由每個獨立(individual, 非independent)的候選人、簡化成他們所屬的政黨、再簡化成泛民/建制兩大陣營而已。我敢肯定沒有人夠膽選白韻琹出來--因為她一旦當選,其投票意向將會是一大迷團。親建制的支持者會寧願投票給勢危的李慧琼、親泛民的人則寧可支持有機會背上滅黨之罪的馮檢基。

劉健儀今屆走向直選,以「敢於say no」作號召;陳婉孄走出來大罵政府的不是,鞏固基層支持。對於議會生態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對選民而言,起碼多了一個非黑即白以外的選擇。反而民主黨被其他激進泛民候選人牽著鼻子走,只能固步自封,自政改方案後便再沒有跟政府談判商議的餘地,殊為可惜。

議會內所牽涉到的議題眾多,政制、民生、教育、經濟、基建、環保、中港關係、長遠發展,莫不重要。要選一位(一人兩票的選民可以選兩位……)議員出來代表我的聲音,差不多可算是無一勝任。

這裡只能帶出問題,卻沒有實質答案,也許就是我輩論政不從政的原因。但執筆之時記起《倚天屠龍記》裡宋遠橋的一句話:「兩義不相存,當取大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