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浩翔──自成一派的新現實主義電影(六之六)

前五篇完成之時,在今年四月份。《春嬌與志明》還在上畫,《低俗喜劇》則剛在第三十六屆香港國際電影節試映。眼見《低》與《春》進佔2012年度華語片票房第一、二位,不能夠不說些甚麼。可是,《低》一片其實沿用彭一貫的手法編導,除了假拍戲真賭錢這一幕已經在早期的《買兇拍人》用過以外,其實並無挑剔的地方可言,也沒有甚麼值得再加的註腳(否則彭每拍一部新作,我又要花時間寫甚麼)。

這裡唯有說說兩個故事。

第一,是Leona Wong 所寫有關彭浩翔在書展裡,分享他是如何發掘創作靈感的文章。那是八月的事情,早就過了我之前五篇投稿之日,而且是轉述自彭本人,自然更加擲地有聲。我寫文章的其一原則是只寫別人不懂說、不想說、不敢說的,Leona 既然說了一次,我其實不便再重複。但以下這一句,還是要引述一下:

「他(彭)說,一個創作人一生要創作的題材,都可以從他的垃圾箱中找到,因為創作離不開自己最貼身的事。」

對,這麼簡單的東西,我花了五千字也寫不到,就這樣被他講了出來。創作,其實離不開自身閱歷。不論你是村上春樹或者是向西村上春樹,仍是同理。村上春樹寫《挪威的森林》、向西村上春樹寫《一路向西》,題材是自身經歷,自然好看。之後的《1Q84》、之後的《邪骨與生炒骨》,太多稜角,便容易讓人感覺到「為寫而寫」。彭一直有題材可拍,三成是天賦、七成是只靠身邊的故事加以放大,上綱上線。

第二,我曾經在兩個不同的場合問過彭浩翔,究竟他喜歡寫作還是拍電影多一點。其實一次是公開場合,彭說足了體面說話,甚麼寫作、電影都喜歡之類。一次是私底下問,其言語之間當然流露出他喜愛編、導的程度、遠超於寫小說的興趣。不單只編導,音樂、燈光、選角、道具、甚至戲名,都可以發現他無可避免地滲上一腳。繼續寫小說,是我這個十五年忠實擁躉一相情願的想法。

還記得當年他憑《大丈夫》拿下最佳新晉導演金像獎時,被無線刪走了他的得獎感受而改播廣告嗎?且看看今年頒發最佳導演獎時,無線會如何轉播。

(六之六)

彭浩翔,生於1973年。直至2012年,出品的電影有《買兇拍人》(2001)、《大丈夫》(2003)、《公主復仇記》(2004)、《AV》(2005)、《伊莎貝拉》(2006)、《出埃及記》(2007)、《破事兒》(2007)、《志明與春嬌》(2010)、《維多利亞壹號》(2010)、《春嬌與志明》(2012)等。他憑《大》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晉導演獎及憑《志》獲得最佳編劇獎。在成為導演之前,他出版過《進攻女生宿舍》、《愛得喪盡天良》、《全職殺手》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