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浩翔──自成一派的新現實主義電影(六之五)

新現實主義裡自成一派

彭一直都將電影故事跟社會背景聯繫起來。《買》是負資產跟電影業蕭條;《大》是灣仔杜老誌夜總會結業;《AV》是一九七一年民運示威的大學生跟現在的大學生對照;《伊》是澳門回歸前夕的肅貪氣氛;《破》裡「大頭阿慧」一段是陳百強自殺昏迷後逝世;《志》是政府實施全港室內禁煙跟大幅提高煙草稅;《維》是零七年牛市時香港的高樓價異況。不是張愛玲寫香港淪陷那般淒美,或者陳果拍香港回歸那種激昂,而是淡淡地在背後掠過的境況。那仿佛是在提醒觀眾:在故事進行中的同時,時代背景也在暗地裡向前推進。

這些背景也切合了彭不按章法出牌的一貫風格。香港淪陷與香港回歸這等大事,當然會影響很多人的際遇。但彭偏要往難處找靈感。誰想到政府實施室內禁煙,會成全一對有情人在後巷相遇?女生喜歡相約一起到洗手間,誰又會認定她們是在裡面商討如何殺害男人?這些小事串連起來,就像蝴蝶效應般影響著所有人。彭捕捉到那一瞬即逝的因果關係,從而把其注入電影的中。

說起時代背景推進,則不得不提下筆時仍在上畫的《春嬌與志明》。時代不同,香港電影要跟內地合資、要加入內地演員,彭自己也移居了北京。順理成章,《春》片裡余文樂跟楊千嬅都各為不同原因而往北京工作。這套到目前為止彭最叫好叫座的電影,細看背後其實不少壓力。古今中外,續集差不多永遠不能比第一集好看;而且這類都市小品需要觀眾自身共鳴,要不是香港人不能感同身受,就是內地人看不懂可愛之處。拿掐得不準,便容易拍得一塌糊塗。

難得是彭放下過往賴以成功的方程式。沒有曲折的劇情、沒有花俏的分鏡或剪接、也沒有搶耳的配樂。連幾乎必定為彭客串的詹瑞文,亦把其演技極為收斂。換來的是相親、傳短訊、帶iPad回內地、甚至鄭伊健及王馨平以其自己身份出場等平實的片段。這些都是極之生活化而又現實的劇情,可見只要彭定好了電影的主題,他已經能夠駕馭不同類型的拍攝風格。

如今,彭的電影經已成為了當代香港電影新現實主義的藍本。不管彭的電影主題或格調如何,其基本的段落結構必然是以現實生活作為單位;角色設計上可以天馬行空,但主角的詮譯永遠都是以平凡寫實為依歸。而不管是粗口、裸露、抽煙、性愛、吃東西、傳短訊,只要是跟現實世界裡相符的事物而又能配合劇情,彭絕不會自我審查或過濾。但在其他電影人意識到電影世界貼須緊現實世界的重要性之前,彭浩翔仍然會是新現實主義電影裡最別樹一格的一員。這裡算是對彭浩翔作品的一個小段落之總結,還須期待他往後的電影如何為觀眾帶來新的驚喜。

(六之五)

彭浩翔──自成一派的新現實主義電影(六之四)

彭浩翔,生於1973年。直至2012年,出品的電影有《買兇拍人》(2001)、《大丈夫》(2003)、《公主復仇記》(2004)、《AV》(2005)、《伊莎貝拉》(2006)、《出埃及記》(2007)、《破事兒》(2007)、《志明與春嬌》(2010)、《維多利亞壹號》(2010)、《春嬌與志明》(2012)等。他憑《大》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晉導演獎及憑《志》獲得最佳編劇獎。在成為導演之前,他出版過《進攻女生宿舍》、《愛得喪盡天良》、《全職殺手》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