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浩翔──自成一派的新現實主義電影(六之三)

彭浩翔的怪誕是香港電影的怪誕

彭浩翔的小說充滿電影感。也許正因為如此,彭的第一本長篇小說《全職殺手》便經已被改編拍成電影。而彭的電影也充滿著小說感。的而且確,彭的電影是以劇本為主導的。彭執導的電影,其原創故事或劇本全都必定有彭的參與。可是彭的電影被大眾認定是怪誕,起源卻不只限於其劇本,而是包括其執導、分鏡、音樂(如上述《公》片裡分手的一段)等的處理,均用上跟香港主流電影不同的手法。

要說明一種電影風格如何不同於主流,首先我們需要認識何謂主流電影。香港以至全世界的電影,均有極多不言而喻的潛規則。其中具普遍性的例子有:

•           鏡頭剪接的長度:除非是模擬實時實景拍攝、或者戲中重點轉捩的片段,否則一般鏡頭不會長過一分鐘。使用的鏡頭愈長,一般愈會增加電影對觀眾的壓迫感。

•           鏡頭框格的運用(Camera frame):主線人物或物件通常置於畫面中央;又或人物對話時,一人在螢幕靠左邊面向右方說話,然後轉鏡則是另一人在螢幕靠右邊面向左方說話。

•           配樂、音效的處理:當沒有人物對白或獨白時,應該跟隨畫面配上適當的背景音樂。反之,當人物對話時,配樂亦應適當配合來營造氣氛。

當然亦有很多香港電影特有的共識:

•           避免粵語粗口對白:那是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電影檢查分部(俗稱「電檢處」)的產物。只要多用粵語粗口,電影便大多數會被列為三級。

•           避免露出三點:同上,電影中含有女性三點裸露鏡頭差不多等於一定被列為三級。所以就算是電影情節裡最正常不過的性愛,都一律以突兀的旭日初昇、浪潮拍岸的鏡頭交待。

•           牽強加插女角:這是純粹的商業考量,於主要劇情以外加插女角當「花瓶」襯托。有時候甚至不必要地加插賣弄女性胴體的鏡頭。

•           多用對白交待劇情:香港本地觀眾群不夠廣大,故此電影情節大多淺白易懂、容易跟隨,才能吸引不同層面的觀眾。而最簡單的做法,就是讓角色用對白陳述或透露情節。

以香港商業電影導演來說,彭浩翔可算是繼王家衛之後,電影格局最不依常規的一個。當中《出埃及記》跟《志明與春嬌》都因為粗口的問題而引起關注(《出》含大量粗口卻只被評為IIB級,而《志》含大量粗口而被評為三級)。彭浩翔的解釋是,粗口融入對話中是很多香港基層的習慣。要是在電影裡把對白過濾淨化,觀眾聽起來反而會覺得生硬。

於《伊莎貝拉》裡面,彭浩翔則刻意玩弄了「床上戲的潛規則」。杜汶澤一角先帶了一名看不到正面的妓女回家,然後一下轉到第二天早上,直到梁洛施的正面出現在鏡頭。觀眾墮進了約定俗成的框架,從而相信杜汶澤真的跟梁洛施發生了性關係。

至於其拍攝手法,則更貼近於歐陸電影。雖然彭一直起愛選用從未合作過的演員,但幕後班底卻一直大致不變。攝影的林志堅、剪接的李棟全、音樂的金培達、黃艾倫、翁瑋盈、加碧亞里羅拔圖等,跟彭浩翔形成連貫而不單調的電影風格。攝影中又以林志堅的風格最為強烈。《伊》和《出》均用上大量不同的分鏡,有時候角色只出現在畫面最右邊的四分之一、有時候從極高處往下拍攝、有時候角色對話時只見到其腳跟或眼晴。林的攝影機擺位機關算盡,路軌、背景、燈光跟演員的走位互相配合,令畫面呈現交雜卻和諧的構圖。更值得一提的是《出》裡剛開始一段,攝影機由英女皇的雙眼一直拉遠至在打疑犯的赤身蛙人。這段逾三分鐘的長鏡頭(long-shot),不但瞬即帶出電影的懸疑感,更在最後串連起整齣電影有關荒謬與真實的主旨。

以上例子可見,彭其實並沒有刻意標奇立異,而是香港電影製作人太過倚賴習以為常的拍攝模式。

(六之三)

彭浩翔──自成一派的新現實主義電影(六之二)

彭浩翔,生於1973年。直至2012年,出品的電影有《買兇拍人》(2001)、《大丈夫》(2003)、《公主復仇記》(2004)、《AV》(2005)、《伊莎貝拉》(2006)、《出埃及記》(2007)、《破事兒》(2007)、《志明與春嬌》(2010)、《維多利亞壹號》(2010)、《春嬌與志明》(2012)等。他憑《大》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晉導演獎及憑《志》獲得最佳編劇獎。在成為導演之前,他出版過《進攻女生宿舍》、《愛得喪盡天良》、《全職殺手》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