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浩翔──自成一派的新現實主義電影(六之一)

現實裡超符現實的反差

要理解彭浩翔的電影,先要研究彭浩翔的文字。第一次接觸彭的作品,是十四年前讀到的《進攻女生宿舍》極短篇小說集。於書中的同名短篇裡,主角被勸說成為進攻女生宿舍的指揮官,原因只有一個:「宿舍中只有你一個人有Los Indios《Always In My Heart》的唱片。我們需要這音樂來激勵士氣。」

不久之後,我閑來無事找到了《Always In My Heart》一聽。那是我第一次感覺到彭在小說裡面的電影感。「『進攻女生宿舍』的喊聲劃破了長空,形成了一股無形的波浪,在六月晚上猛力向前撲,戰事正式爆發……我們從教務處偷了廣播用的巨型音響,在《Always In My Heart》的激勵下,男生也顯得格外奮勇。槍聲、雨水和血混成一體,我們是六月凌晨猛烈的暴風。」《Always In My Heart》明明是一張以兩支木結他作主調的輕快墨西哥民謠,哪會是激勵進攻士氣的音樂?一邊播著《Over the Rainbow》、一邊血濺宿舍的鮮明對比,一直盤旋在我腦海之中。

直至到《公主復仇記》,那影像再次以另一形象出現。鍾欣桐跟吳彥祖分手,鍾哭喪著臉地到處亂竄。一般電影該會配上憂怨悲情的背景音樂,彭卻配上節奏輕快、猶如意大利舞會般的樂曲《Amandoti》。

要理解彭的作品,就要懂得這種的顛覆常理的反差。《買兇拍人》把一般人眼中深不可測的殺手形象,變成為了金融風暴而煩惱、更而推行「連殺送拍」優惠的普通市民;《大丈夫》一行四人目的只是嫖妓,卻化作需要周詳計劃的不可能的任務;《AV》中的大學生為了親近心儀的日本女優,硬要大鑼大鼓地跟同學融資拍片;《破事兒》中的陳奕迅喜歡妻子替他口交,最後她卻居然被噎死。

把誇張的事物過份正常化、把正常的事物過份誇張化,製造出來的反差正是彭浩翔電影的特色。

這是一種光怪離奇的影像、一種把嚴肅的事實扭曲成可笑的橋段的非常電影感。可是,一般電影裡經已有不言而喻的正常化──最常見的例子是只要是主角,一般而言殺掉壞人並無法律責任。這種「正常化」不是編劇或者導演的特色,而是為加強電影感所以被觀眾默許的犯駁。

而彭浩翔著重的,是把看似無關痛癢的生活瑣事不斷放大,變成跟生老病死一樣重要(甚至更重要)的電影主軸。《志明與春嬌》整個故事環繞的只是政府實施室內禁煙,而《維多利亞壹號》講述的也只不過是女主角為了置業。結果室內禁煙成全一對戀人、而樓價急升則誕下連環殺手。因與果的不對稱,造就彭浩翔的黑色幽默。

(六之一)

彭浩翔,生於1973年。直至2012年,出品的電影有《買兇拍人》(2001)、《大丈夫》(2003)、《公主復仇記》(2004)、《AV》(2005)、《伊莎貝拉》(2006)、《出埃及記》(2007)、《破事兒》(2007)、《志明與春嬌》(2010)、《維多利亞壹號》(2010)、《春嬌與志明》(2012)等。他憑《大》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晉導演獎及憑《志》獲得最佳編劇獎。在成為導演之前,他出版過《進攻女生宿舍》、《愛得喪盡天良》、《全職殺手》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