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rtesy of the SJC Camera Club.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SJCAPF/photos/a.10153018481401152.1073741829.136963491151/10153028556166152/?type=3&theater

少閑記——學界游泳及其他

話說每年的cheering leader,都是由Head Prefect出任的。當年的Head Prefect是個溫文雅士,帶cheering team的任務就由區區分擔。而cheering team每年最重要的一日,又要數學界游泳比賽。屈指一算,今年剛好距我們千禧年那一屆滿十五年。

所謂的cheering team,不是那種拿著綵球耍雜技的餘興節目。Cheering 有如兩軍對壘鳴金擊鼓、振奮人心。特別是C Grade的小伙子,比賽陣前怯場時有發生。聽到有幾百人為自己打氣,絕對有助發揮。其他種種有關打氣對心理質素的影響,網上可以找到相關研究,不贅。

今年度有傳是最有機會打破男拔壟斷學界游泳比賽的一年。說實話,這種說法差不多每年都會聽得到。今年神推鬼㧬之下,又回到九龍公園。

賽事尾聲最精彩的兩項,其一是女子A Grade四乘五十米混合泳接力。協恩以零點四秒力壓女拔,除了「兩拔」以外,全場掌聲雷動。也許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又或者加上支持underdog的心理,代表不同團體卻又如此齊心的吶喊,在其他場合我可從未見過。女拔是敏感話題,有機會再寫。

另一項是男子B Grade四乘五十米自由泳接力。三大男校在零點八秒內先後觸池。贏了當然高興,但身邊還在中學唸書的小伙子卻開始哭起來。原來總分已經追不到男拔,又要一次飲恨。我們不會奢望別的學校餘下的比賽被DQ或者其他奇蹟出現。就算出現了,也勝之不武。

這裡想說的是:小朋友,記著你流過的眼淚吧。贏不了,盡過力,也可以抬起頭走出去。記得失敗的時候的滋味,也是成長的一種。每件事情都排第一,到真正嚐到失敗時,那種從高處跌下的感覺才致命。想想就算女拔廿八連勝也好,A Grade 接力贏得銀牌的四個同學,也許是整所女拔當日最不甘心的四位吧。

男拔的人做事講原則、做人講理想,也許就是贏得太多,世界太理想太完美。若瑟夫粗俗一點說就是「世界仔」,卻也只因為同一件事情裡面,有不同的體會。終有一天贏下了那個總冠軍,那時候就會更加珍惜那種感覺。

Featured Image: Courtesy of the SJC Camera Club.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