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芬查的變態電影世界(二)

改編劇本的發揮與限制

此文章可能含有《七宗罪》(Se7en)、《心理遊戲》(The Game)、《搏擊會》(Fight Club)、《房不勝防》(Panic Room)、《殺謎藏》(Zodiac)、《奇幻逆緣》(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社交網絡》(The Social Network)、《龍紋身的女孩》(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失蹤罪》(Gone Girl)以及《紙牌屋》(House of Cards)之劇透。

比較少人留意的是,大衛芬查的電影大部份來自改編劇本。《搏擊會》、《殺謎藏》、《奇幻逆緣》、《社交網絡》、《龍紋身的女孩》和《失蹤罪》都是改編自小說,而《紙牌屋》則是改編自英國90年代的同名電視劇。改編劇本拍成電影有其獨得的難處。荷里活電影的賣座公式,總有起承轉合、有明確的感情線、有動作(或爆炸/特技/飛車追逐)場面、有邪不能勝正(或某邪惡軸心國不能勝美國)的課題,大衛芬查揀選的劇本,相對起來便有點格格不入。

好像《殺謎藏》這156分鐘的電影,懸疑緝兇這唯一一個電影元素貫穿全片,感情、動作等場面極之單薄。更甚者,由於故事建基於六七十年代三藩市的連環殺人犯,而事實上該案件仍是懸案一宗。故此兩個多小時的電影,並沒有將結局推向真相大白、將壞人繩之於法的方程式的機會。《失蹤罪》裡,女主角帶給觀眾的「驚喜」,早早在全片中間便要帶出,否則後半部故事無從說起。最後來個「偽大團圓結局」,卻又有點反諷的味道。而《社交網絡》更加推向另一個極端——全劇以兩個聽證會做主幹、沒有甚麼壞蛋、沒有飛車爆破、感情線也只有兩幕交手戲。主角到最後也沒有需要來一個大徹大悟,發奮做人的經歷。

如此說來,大衛芬查可算是非愛情、非動作片裡的一流導演(而懸疑片只是其中一類)。

但成功背後,卻有兩個代價。

奧斯卡評審團情迷某類型的電影,已經是不言而喻的潛規則。故此有如基斯杜化路蘭的電影一般,就算作品如何受到大眾歡迎,往往跟奧斯卡絕緣。或者更確切一點地說,奧斯卡把次要的獎項頒給《潛行凶間》(Inception)跟《社交網絡》,卻讓《皇上無話兒》(The King’s Speech )那下最佳電影和最佳導演,跟三齣電影的水準沒有直接的關係。只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題材,更乎合奧斯卡評審團的口味。並不是說負責配樂或音效或視覺效果的工作人員不值得表揚,但每年都把那些次要的獎項頒給大衛芬查,似乎是有心分豬肉的安慰獎。不知道大衛芬查會否在乎獎項,但如果連馬田史高西斯都等了二十六年的話,大衛芬查也許距離奧斯卡更加遠。

另一方面,改編劇本似乎暴露了大衛芬查缺乏平地一聲雷的原創劇情。不同於過往的日子,新一代的導演似乎都有建構自己的故事的能耐。基斯杜化路蘭的《凶心人》(Memento)、《死亡魔法》(The Prestige)*、《潛行凶間》和《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亞歷山大比恩的《酒佬日記》(Sideways)和《繼承大丈夫》(The Descendants);大衛奧羅素的《失戀自作業》(Silver Linings Playbook)和《騙海豪情》(American Hustle);而活地亞倫和昆頓塔倫天奴執導的所有電影,皆自己編劇。雖然導演自己編劇不代表最後的電影有一定水準,但卻可以令導演的名字更容易跟成功的電影掛鈎。大衛芬查比其他導演略遜名氣,這也許會是其中一個原因。

*更正:基斯杜化路蘭為此電影的改編劇本編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