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村公民教育

(寫於坐在政府總部前的其中一晚)

站於大是大非之前,道理說過了、口號喊過了、眼淚流過了,比之當年反廿三條的廣度和深度其實有過之而無不及。撤回國民教育科,眼看只是時間的問題(當然我們不能掉而輕心)。別人已經寫過的說過的,無必要由區區來重複。但姑且讓我換個角度,然後說些有關所謂國民教育的東西。

所謂的國民教育,是一種民族主義。你因為你國家的運動員拿到金牌而歡呼,我因為我國家的運動員拿到金牌而歡呼,這就是一種民族精神。電視台選擇播放中國跟香港的運動員的比賽項目,這就是一種民族主義。國民教育有高手低手,美國式的propaganda,令國民相信美國夢、相信擁有槍械是憲法賦予的權利,這是高手。出版國情教育手冊,一邊抹黑別人「政黨惡鬥、人民當災」,一邊吹噓自己「團結、無私、進步」,這是低手。

高手低手,本質其實都一樣。

這裡讓我退一萬步來說──我們都是地球上的人類,為甚麼需要民族主義?為甚麼要分黨分國?為甚麼要用不同的語言?為甚麼要用不同的貨幣?如果有一天,地球上再沒有國家分界。大家可以自由選擇自己的居所、職業、興趣、信仰,而不用別人去用他們的價值觀強加於我們身上,我們還會憂心所謂的國民教育嗎?

我不是純理想主義者,我當然知道這樣的社會仍然有它的缺憾。孔子二千五百年前也知道「夜不閉戶」的大同之治遙不可及,而提出小康之治的觀念。我也知道要消除國與國、黨與黨、宗教與宗教之間的成見和分歧,可以是動輒數百年的事,也極有可能是永遠不會發生的事。但我們至少可以從地球公民的角度去出發:

──尊重所有膚色、種族、性別的平等

──尊重所有性取向、職業、信仰的自由選擇。

──融入不同的區域文化,以及包容不同的國際文化。

──堅守自由、平等,和避受飢荒、戰亂威脅等最基本人權。

這裡的「尊重」,代表不以以上的前提作為判斷是非的準則。例如一個我們遇上一個用手袋霸佔車廂座位的內地人,我們當然可以(和應該)批評和糾正他的行為。但我們不能夠單單因為某一個人來自內地,便對其行為作出先入為主的批判。

比之這樣的「地球村公民教育」,所謂的「國民教育」便顯得微不足道了。

到那時候,大家的眼光都可以放得這麼遠的話,很多問題的答案其實可迎刃而解。我們不是不愛國──唐漢不知出了幾多個賢君,清康、雍、乾盛世,和八十年代的開放改革,這些是我所愛的中國的一部分;秦朝的暴政、文化大革命的禍害、八九六四的鎮壓,這些是我痛恨的。我們也不是僅僅聽到「共產黨」三個字就要反──誰可以擔保若干年之後,共產黨可能平反六四、可能釋放政治犯、可能不再鉗制言論自由?將來的事,我不敢肯定。但我現在所討厭的,是一個不尊重基本人權的共產黨。這不是對共產主義的偏見,而是針對今天的共產黨的所作所為,而所作出的客觀批評和判斷。

但如果在遙遠的未來,真的出現一個大同世界,我希望那時候的學生將會在歷史課上讀到:廿一世紀的地球,雖然還是個四分五裂、鬥爭不斷的時代,但那總算是承先啓後,走向美麗新世界的時代。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but I’m not the only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