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不在於普選

近日「佔領中環」鬧得熱烘烘,甚至演變成討論的重點,反而蓋過了議題本身的重要性。「佔領中環」運動連如何普選特首的方案也未有,而另一方面政府也未制定出確實的方案,眼下說「支持」或「反對」,都是言之尚早。這問題太過顯淺,帶過便算。

香港政制上最重要的問題,並不是能否普選特首,也不是能否廢除功能組別、直選立法會議員。

最重要的問題是,七百萬人當中,根本沒有人能勝任特首!

如果我的一票根本不能投給任何候選人的話,任何投票制度都毫無意義。

就當時光倒流,讓我們一人一票選出特首--梁振英、唐英年、何俊仁,你敢選哪一個?

你或許會說,如果制度改變的話,會有更多更加勝任的人選站出來參選特首。對,但特首並不是一個人的工作,他需要有有能力管治香港的團隊。就算梁振英那樣恨了當特首十多年,其班底到最後還是要東拼西湊。而四年後這個「制度改變下站出來」的潛在候選人跟其團隊,不可能是一朝一夕從石頭裡爆出來的。劉德華要選特首的話,民望哪怕要創歷史新高。可是他沒有他的團隊,免不了還是失敗收場(可能還要賠上他的「民望」)。所以就算普選特首的話,其潛在候選人應該是政壇上為人熟悉的人物。

可以是誰呢?

假設一:由民主派人士當選特首(例:梁家傑、何俊仁)。他們打從一開始就是政客、而非政治家。當反對黨他們游刃有餘,但卻無足夠人脈去當問責官員。而現政制下的官員,不少將會急流湧退,令政府團隊中有能力有經驗的人材更加捉襟見肘。

假設二:由建制派人士當選特首(例:范徐麗泰、曾鈺成)。他們也不見得有管理、運作政府的經驗,而更壞的情況是,激進派仍然會繼續反對政府,立法會內的膠著狀態持續,政治生態跟今時今日全無改變。對,就算選民一人一票選出一個建制派的特首,某些反對派還是會不服,因為這樣他們要繼續做政治騷,才能鞏固他們自己的票源和議席。

假設三:其實民主派、建制派或者獨立人士當特首都沒有關係,誰開得最多空頭支票的候選人,誰就能當特首。最好是承諾年年派六千、全民退休保障、全民醫療保障、調高最低工資、調低最高工時、凍結水、電、煤和公共交通的加價申請、回購海底隧道、人人有樓住、再加上十六年免費教育,那就皆大歡喜,如此一百七十年來辛苦經營的資本主義制度,大概只要用十年時間便可以被福利主義制度取締。

為甚麼有這樣的問題呢?那是港英殖民時期養成了香港的陋習。英國政府委派港督,差不多全部都有管理政府或社會的經驗。而每當有重大問題,港督還可以徵詢英國政府殖民地部(Colonial Office,和後來的外交及聯邦事務部)以至外交大臣的意見。香港人樂於有外人全盤打理政府,所以二十世紀裡近乎所有人材都流向商界。而如今想突然冒出一個具領袖才能及視野的政治家,機會少之又少。

而且,英國政府跟中國政府的取態大大不同。英國政府需要管理眾多殖民地,地方政府能自治的空間愈大愈好,反正不用他們操心。中國政府卻處處積極干預。釋法已是大忌,如果特首向中國政府「徵詢」任何意見,那是破壞一國兩制的第一步,港人絕不會退讓。

那麼這個無人脈、無經驗、無後援的普選特首,就只剩下當選時的民望。用五年時間去耗掉半生積下的民望,最後卻吃力不討好,下一屆被第二個更多空頭支票的候選人取代。周以復始,直至香港人懂得玩這政治遊戲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