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馳的大話西遊

話說周星馳隱伏四年後,終於為新作《西遊.降魔篇》開記者會。(所謂的)概念預告片以一句「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王者一出全無敵」展開。俗嗎?我說俗得很,但我想內地觀眾會很受落。因為一提到「一萬年」,當然會想起周星馳當年在《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裡的一句「愛你一萬年」。《月光寶盒》、《仙履奇緣》跟這句對白在內地紅起來,還有學者專門研究,是周星馳和導演劉鎮偉事前意料不到的。

而這個「一萬年」之謎,也讓我來摻一腳。

說起上來其實也簡單非常:周星馳和劉鎮偉原本只想利用這句對白來戲謔王家衛的《重慶森林》,只不過無心插柳下才被內地觀眾奉之為電影經典對白。

(話在前頭,周星馳跟王家衛都是我喜歡的電影製作人。)

且先看看《仙履奇緣》的對白:

周星馳的獨白:「當時那把劍離我的喉嚨只有0.01公分,但是四分之一炷香之後,那把劍的女主人將會徹底地愛上我,因為我決定說一個謊話。雖然本人生平說了無數的謊話,但是這一個我認為是最完美的……」

然後周星馳對朱茵說:「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擺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沒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時候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上天可以給我個機會再來一次的話,我會對這個女孩說我愛你。如果非要在這份愛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而這是《重慶森林》的對白:

金城武的獨白:「我們最接近的時候,我跟她之間的距離只有0.01公分,57個小時之後,我愛上了這個女人。」

金城武收到林青霞的留言後的獨白:「在1994年的5月1號,有一個女人跟我講了一聲『生日快樂』,因為這一句話,我會一直記住這個女人。如果記憶是一個罐頭的話,我希望這一個罐頭不會過期;如果一定要加一個日子的話,我希望是……一萬年。」

劉鎮偉喜歡拿他的好朋友王家衛來開玩笑,其實在周星馳的電影裡非常常見(《仙履奇緣》最頭的夕陽武士和其對白,亦是《東邪西毒》裡梁朝偉的翻版)。那不算是抄襲,而是諧仿--把嚴肅的作品在喜劇中加以誇張放大,從而達到搞笑的效果--就像荷里活的《搞乜鬼奪命雜作》一樣。

《月光寶盒》和《仙履奇緣》在香港的評價不是很高,票房(以周星馳的叫座力而言)也不算突出。以去年劉鎮偉在鳳凰衛視的訪談中的說話來說:「我和周星馳都不想再提這齣戲。」他們不想提起,可是內地的觀眾卻不斷拿出來研究研究一番。但研究了這麼多年,為甚麼沒人說明其「愛你一萬年」的出處呢?

這就是電影歷史有趣之處。

話說昆頓塔倫天奴看罷《重慶森林》後喜歡之極,把它的版權買了下來,然後在美國和日本(在日本片名叫《戀愛惑星》)發行。可是發行過後,電影版權便被塔倫天奴丟在一旁。所以有很多年的時間,王家衛其他所有電影都有發行VCD(跟後來的DVD)--唯獨缺少了《重慶森林》。那時候也不是網絡發達的年代,內地的觀眾既沒機會看到《重慶森林》、也沒有像香港的觀眾一般從小到大追看周星馳的電影,明白到他諧仿戲謔的戲路。在這一升一降下,《仙履奇緣》的「愛你一萬年」自然反客為主,變成了周星馳的自家經典對白。

2003年的時候,周星馳在香港大學參與了一個電影講座。在場當然又有人問他,如何獲得靈感去寫下這段對白。他支吾其詞,說是他跟劉鎮偉在寧夏的一輛公車內想到的。那時候,《重慶森林》跟兩齣《西遊記》都已經被放上神枱恭奉,他總不能說「那段對白只是我跟劉鎮偉拿《重慶森林》來開玩笑」。我在現場看到的,不是那喜劇之王周星馳,而是一個要說謊話來蓋過另一個謊話的小朋友。

難怪他不想再提起《西遊記》。

要是周星馳這齣新作《西遊.降魔篇》紅起來的話,內地的觀眾請不要忘記--「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是毛澤東先寫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