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克儉.三十本書.TSA(上)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早前於《蔣麗芸會客室》裡誇下海口,十七個小時長途航班可以讀「十幾本書」,而且畢業後堅持一個月讀三十本書。本來被網民惡搞幾天,便會被其他新聞取代。怎料他又走出來「澄清」,解說是「一個月讀三十本書、雜誌或刊物」。各界極盡抽水之能,有人計算他每分鐘需要讀多少頁;有人計算他三十多年來讀了多少本書(、雜誌或刊物);有人揶揄說,八卦娛樂雜誌、《100毛》、甚至《龍虎豹》等,可不可以列入三十本書(、雜誌或刊物)之內。

其實作為香港規劃教育政策的最高負責人,吳局長再三在公開場合強調「一個月讀X本書」這樣的說法,確實有點可笑。區區在下讀書不夠吳局長多,不過讀書的心得還是有幾點值得分享。

讀書不在乎數量,而是在乎背後的概念或道理。一個月如果可以學習得到三十個新的概念並能加以運用的話,可算是非常可觀的學習經驗。但如網民所言,如果一個月看三十本八卦雜誌的話,那便不值得於公開場合炫耀些甚麼。反之,以一個個完整的概念、理論、道理,或者中心思想來計算的話,每本書所需要花費的時間相差可以很遠。

小學的時候,家裡常備最新一期的《東周刊》、《壹周刊》。每期我只看專欄作家的文章,林振強、黎智英、李柱銘、陶傑、李逆熵等,不消一個鐘頭看完。另一方面,初中用兩星期生吞活剝了《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後來高中再讀一次、大學再讀一次,再找英文版又讀了一次,都算不上能夠完全理解全書。極端一點的例子有《追憶逝水年華》,200多萬字,兼以意識流的寫作手法下筆。很多人戲稱,如果不幸入獄或者大病,才有時間開始細讀此書。不知道吳局長有否看過。

還有一個關於讀書的公開秘密:其實並不是每本書都要從頭到尾翻閱一次,才叫「讀完」一本書。像小時候看赤川次郎、長大一點看衛斯理,每一本的故事其實大同小異,跳讀並不礙事。每本書根據內容、水準等,讀的節奏快慢也可以不同。讀《1984》要慢,但讀《1Q84》卻可以比讀《挪威的森林》快;但如果讀《東莞的森林》,卻又可以更快了。又或者劇情質素參差的,某些章節慢讀、某些章節快讀也可以。

至於非小說類的書本,卻又更可以精讀。雖知道,作者往往掌握一個簡單的概念,但要獨立成書,卻需要擴充命題、找例子支持、引伸到不同的應用領域等,才能充字數出版。如果概念清晰,讀者又拿捏得準確,能自己舉一反三的話,很多書的後半部可以完全跳過不讀。

例子有十年前的《The Tipping Point》、《Freakonomics》跟《Blue Ocean Strategy》。 三本書均以紐約的犯罪率於上世紀九十年代驟降為例子,去支持他們各自的理論。三個理論能同時間解釋一個例子並非不可能,但卻肯定大減可讀性。諷刺的是,三本書均用九十年代的紐約作例子,很可能就是為了讓目標讀者群更容易代入,試圖增加可讀性。又如Chris Anderson 用Long Tail Theory去解釋Wikipedia、Amazon等公司的興起,其實在TED裡他只用十五分鐘的演講已經解釋得夠清楚。但要打入普羅大眾的傳統市場,充字數出版成書卻是不二法門。

相反的例子也有不少。經濟學家高斯的《The Problem of Social Cost》,當年只是於芝加哥大學裡《The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一篇短短四十四頁的文章。文章帶出了一個新的觀點,去問一個新的問題。高斯當時沒有答案,更加沒有「擴充命題、找例子支持、引伸到不同的應用領域」等多餘的字數。但該文章卻是近代經濟學裡最重要的一篇,值得再三翻讀。

退一萬步來說,吳局長以三十多年前承諾自己「一個月讀三十本書」,來勉勵年青人多學習,也似乎流於表面和守舊。現今社會,閱讀已經不是唯一可以有效地獲取知識的地方。比方說,有關Game Theory最好的入門材料,我會推介耶魯大學上載於其網站YouTube的免費公開課堂。其他多媒體學習網站如Khan Academy、Duolingo、Udemy等,更有互動的討論和評語,又比單靠閱讀更容易掌握某些概念和學問。(當然,沒有人需要吹噓一個月內瀏覽過多少個知識型網站。)

吳局長身在其位,其思想仍是如此單向片面、過份簡單、不當量化,難免會令人聯想到,教育局對TSA的取態是如何如何。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