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夢熊與鄧紫棋

近期潮流興爆大鑊。「爆」是主菜,能迎合香港人即食文化,其內容是甚麼反而似是次要。劉、鄧二人爆了大鑊後,也賭上了自己的前途,其實很有點蒼涼的味道,用不著我再加一把嘴。反而看到那些說三道四的旁觀者,卻很值得一提。

不少人對劉、鄧二人口誅筆伐,其論點主要有三:(1)不同意遊戲規則,一開始就不要玩;(2)不要輸打贏要,吃虧了才走出來說話;(3)爆鑊者本身有利害衝突、動機不明,其說話不可信。

把內容分拆開,只看「爆鑊」這一層面,區區理解如下:

(1)他們不是不同意遊戲規則。恰恰相反,他們是百分之九十九跟隨遊戲規則而玩(那1%,就是不能爆大鑊),卻發現最後遊戲規則無故改變了。G.E.M.投訴的,不是某電台的頒獎禮是小圈子遊戲;她投訴的,是她玩了一年,最後才發現小圈子遊戲的潛規則已經改變了。劉夢熊玩的遊戲,規則簡單,一買一賣、一來一往(當然,如果他所說的遊戲是真的話,那當然是犯法--可是這不在這篇文章討論範圍內)。可惜他「戰鬥力強」,卻沒人跟他說政治舞台跟《三國志》遊戲系列一樣,還要講智力、魅力和忠誠度的。兩個遊戲,一個假裝公正、一個從根本裡是犯法--可是他們投訴的,不是遊戲本身,而是其前後矛盾的規則。說穿了,這是個很黑暗的道理,卻是個事實。

(2)輸打贏要,在爆鑊者臉上當然不好看。可是一個輸打贏要的人所爆的鑊、和一個「輸打贏打」的人所爆的鑊,其「鑊」本身不會有所不同。更何況,人類的本性就是如此醜惡,贏了當然不會「倒自己米」。如果不靠這些輸打贏要的人走出來發爛,我們又怎會有這些鑊可爆?情況就如銀行劫匪,如果已經逍遙法外,在瑞士某地快樂過活,當然不會無故走回來指證同黨。只有被人捉拿在案,「輸打贏要」的情況下,才會有可能轉做污點證人。這道理也很黑暗,卻也是事實。

(3)劉、鄧二人的動機,跟其說話內容的可信性並沒有一定的關係。追數公司的人半夜致電把你吵醒,說「過馬路小心俾車車死」--他動機雖壞,說的卻是實話。好心腸的老婆婆知道你生病了,說「將香爐灰開水飲咗就會醫好」--她動機雖好,說的話卻不能當真。我們要檢驗的,不是他們的動機,而是他們說話的內容。叱咤是否有獲獎的潛規則?梁振英是否跟劉說過那一番話?

最後兩個問題,看倌心裡有數,我這裡沒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