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剛晚節不保

任志剛撰寫的《香港貨幣體制的未來》研究專論一出場,立即惹來四方八面反彈叫不。難得建制、泛民、報紙社評、民間輿論這次竟槍頭一致指著任總,單是團結香港這一功,就應該記到任總頭上。但談經濟的人多、讀經濟的人少,看罷任老二十九頁共一百零三段的文章才作聲的人則恐怕更寥寥無幾。看不出有新觀點,但任老的報告終歸是學術文章,看得出他有口難言之處。這裡就讓不才幫一把口。

聯繫匯率制度自1983 年以來沿用近三十年,簡單而言,就是政府保證可以用1 美元換取市民手上的7.8 港元。三十年前,香港只是英女皇膝下數十個殖民地中辦得比較好的一個,港幣本身並無國際地位,靠的貨幣制度是「法定貨幣」(fiat money),換句話就是政府口講為憑、並無實質的錨。要是市民對港幣沒信心的話,港幣是可以一夜變成廢紙的。及後股災及港元貶值,當時的財政司彭勵治爵士便想要更改貨幣制度。香港開埠初年是以銀本位作貨幣制度,但眼見美國的金本位在1971 年被打個落花流水,黃金儲備被歐洲各國拿掉三分之二,怎樣說也不會以金銀作實質的錨;英國又持續弱勢,要返回跟英鎊掛鈎並無大益處。後來彭爵士制定聯繫匯率,大家都知道了。

那麼任老建議的是甚麼?他建議的並非輿論所懼怕的fiat money 自由浮動制度(但他有論述其可能性及利弊),而是換錨、以人民幣或一籃子外幣作穩定匯率的制度(主要提倡換上人民幣)。箇中的原因並不新鮮:

1‧現在香港跟內地貿易比起三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語。相反,香港跟美國的貿易及匯市都不如以往般重要(以比率計)。

2‧美國這幾年持續低息率、美元持續量化寛鬆及貶值,跟香港的實質經濟情況(如高通賬)脫軌。

3‧這點有趣,就是心理因素。任總第九十五段提到,自人民幣升破兌港元1:1 的關口後,「……使一些內地人心理上『貶低香港人的錢的價值』,然後『對到內地的香港人沒從前那麼尊重』……」。港人跟內地人的對立,或多或少由此而來。

其他人說不,但除了政府換屆要「維穩」一點以外,其實說不出個所然來。這裡讓我來說不。

1‧香港人現在肯追買貴樓,就是因為美國聯儲局出口術,承諾2013 年尾之前都會維持低利率政策。聯繫匯率制下要防止投機者在匯市套戥獲利,香港就要維持低息口。要是港幣跟人民幣或一籃子外幣掛鈎,銀行有空間加息,業主們不上街遊行才怪。

2‧香港已經錯過2006 年港幣兌人民幣平手時(1:1)的換錨良機。那時換錨波幅少、操作容易,而且可以挾著中國近年發展的勢頭。可惜那時候中國的外匯管制沒有現在般寛鬆,換錨也只是聞樓梯響。若果現在或未來五至十年換錨,輪到美國經濟復甦、中國經濟放緩,香港人最後還是會怨聲載道、上街遊行。

3‧是政治恐慌。跟美元掛鈎,總算是國際貨幣,美國也不會來管香港的閒事。要是跟人民幣掛鈎,香港便失去了跟中國其他城市不同的獨特性。而且港元跟人民幣掛鈎,廢港元換人民幣便只一步之遙,香港人豈不會杯弓蛇影、草木皆兵?

換錨一事,到處皆是陷阱。而廢除聯繫匯率制而改成自由浮動,問題則更嚴重--雖然那時候香港政府可以以貨幣制策穩定經濟,可是香港讀經濟的人少、談經濟的人多,自以為是的蠢人則恆如沙數。格林斯潘把厘息輪上輪落十多年,也已經夠手忙腳亂。香港貨幣制策要是落在誰手上,結局恐怕只有一鑊粥或者一鑊熟兩條路。

任老學術歸學術,文中見解道理無一不是學者風範。但社會裡如任老的高手不多,所以還是維持現有的聯繫匯率好。

See Also:
《香港貨幣體制的未來》。任志剛教授(2012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