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由北角說起

離開了住了二十多年的北角,搬進了中區,才發現北角的可愛。不只一次乘的士專程回北角,為的是吃勝利小廚的海南雞飯。從前北角又叫「小福建」、「小上海」,以內地人移居香港的密度來說,上世紀二十至五十年代的北角可算是最早期及最多數內地人聚居的地方。

小時候當然不喜歡滿口鄉音的福建人。一直以正宗「香港仔」自居,不屑與他們為伍。現在想起來,身為香港人,其實並沒有甚麼值得自豪的地方。今天住在北角的內地人,卻沒有現在內地個人遊旅客那麼令香港人討厭了。回到北角,到處都是親切感。報紙檔的老闆娘還認得出我。吃的出名有東寶小館、勝利小廚、阿鴻小吃、小辣椒等。沒有像新樓盤般呼天搶地的叫御、天、皇、豪、殿,簡單的叫「小」便成。還有鳳城酒家跟北角雞蛋仔。蔡瀾說過,喜歡吃的人通常沒有什麼機心,因為心思都放在吃上面。做菜的人用心的做,吃的人賞心地吃,這就夠了。

沒有大型商場、連鎖店或者手錶鋪,卻保留著露天街市、雜貨舖、和有其歷史背景的南洋商業銀行、集友銀行。還有經歷數次結業風波的新光戲院。從前覺得粵劇吵吵鬧鬧,不知道有甚麼好看。但原來看大戲的擁躉也有其可愛一面。有一晚新光戲院後門聚集了一幫四、五十歲的叔叔嬸嬸,不知湊甚麼熱鬧。原來是等戲子下班,簽名拍照。這頓時顯得這班老頭子跟年輕人的距離沒有那麼遠了。

隨著灣仔區重建發展,北角竟然成為保留以往香港純樸一面的最好例子。

跟一個美國長大、然後到英國讀書的華裔朋友說起各地的種族歧視的可惡。結論是那是歷史跟文化差異留下的後遺症,不好解決。我帶點自豪的說,在香港就沒有種族歧 視。的而且確,就算外國人聽我們說鬼佬,他們也不會覺得冒犯。那也是歷史問題,下次再談。我剛說罷,友人就說:「There isn’t any racism in Hong Kong excepts when we are talking about people from Mainland.」當頭棒喝,身為香港人也有點羞愧。

其實這都是歷史問題。從前笑他們土氣重,未見識過大城市。「阿燦」那種愚昧、領悟力低、落伍、貧窮的人物造型,就是那時候香港人對內地人定型(stereotype)的好例子。現在賺到錢卻崇尚名牌的內地人,我們稱他們為「暴發戶」;來香港為了討本地福利的,我們則稱他們為「蝗蟲」;那些因為國家經濟發展示迅速而自以強國自居的,我們明升暗降地稱他們為「強國人」。

再回看北角,為甚麼我們要一篙竹地憎恨內地人?大部份在香港生活的家庭不過四代人,有誰敢說自己世世代代都是所謂的原居民?我爺爺就是文化大革命時抱著我爸來香港的。內地人有內地人的文化--好的要學,壞的需要再教育、不是偏激的成見。北角居住的上海人出門都裝扮整整理理,很多香港大學的學生卻每天穿短褲拖鞋上課。這種「大學文化」,我就一直不懂。當然有些行為--例如在街上大小二便--我們絕不容許在香港見到。但這不代表我們可以假設,每年來港個人遊的一千多萬內地旅客每個都會在街上大便。

我相信大部份香港人在心底裡,仍然沒有先入為主的種族成見。我們可以改變政策,但我們不可以輸掉風度。

See also:
香港、香港。